年青滑板网

【盘问】碗池里的游鱼Fernando Bramsmark

作者: Free Skateboard Mag 发表于: 2017-11-23 评论: 0 查看: 0



最近小编一直在思考人的魅力值。一个魅力值高的人,哪怕在一个全是陌生人的屋子里,都会显出与众不同。经过小编的观察思索总结出,魅力值无非三点:谦卑,自信和有个性。谦卑的人不需要向他人寻求肯定,他们深知自己的价值,乐于聆听他人,而不是盖过别人的风头。一个人的自信是装不出来的,自信的气质会从一个人的举手投足中散发出来。有个性即是保持本真,拒绝模仿。Fernando Bramsmark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魅力,他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散发着谦卑和自信。Free Skateboard的小编们有幸和这个Malmo的魅力之星一起坐下来唠唠他从哥伦比亚到瑞典,再到全世界的故事。各位,今天的主角是Nando,一个做不好nollie heel的好人。

从哥伦比亚到Malmo
1993年,我在哥伦比亚出生,3岁的时候被瑞典的父母收养,搬到了Malmo的新家,我的哥哥也来自哥伦比亚。我从小在Malmo长大,现在也住在那里。我的哥哥也是被收养的,但是比我早几年来到这个家庭,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却是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好兄弟。我们在瑞典还有一个姐姐,我哥哥和我姐姐有血缘关系,我们几个现在还保持着联系,家庭成员住的分散也蛮好的。

2008年的时候,我和我哥哥一起回到了哥伦比亚,我是去帮助他寻根的。当时我15岁,还不算成熟,但是我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去帮助他处理旅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我也很享受那次旅行,因为感觉像是去度假,我还蛮想再回去看看的,说不定滑板会给我回去的理由,谁知道呢。

我刚刚被收养的时候会说西班牙语,但是没有会西语的人陪我说,所以来到瑞典之后我渐渐不会说西语了。20年后当我和Grant Taylor,Cory Kennedy和P-Stone一起到阿根廷巡回的时候,我发现我还能听懂很多单词,这都是后话了,我们从头开始说吧。


 
成为Nando
我小时候很活泼,大概是因为有一个好的家庭,我的父母很和善,而且总是很支持我。他们总是对我说,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只要尊重别人就好。这是我长大后时刻铭记在心的教导。

我是大概11岁的时候开始玩滑板的,我爸爸会在每天放学后带我去Bryggeriet板场,那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滑板的唯一去处。我的邻居们没有玩滑板的,所以我也不去街上滑,我当时还不知道,Bryggeriet将会成为我的学校。刚开始,我唯一走上街头玩滑板的机会是晚上放辛普森一家或者别的电视节目中间插播广告之际。我爸爸会带我走上街头,他不滑板,他跑步陪在我身边,怕我摔倒。这可以说是固定的日常活动,睡觉之前出门玩一下,出出汗。

我的父母总是很支持我,他们也总是能理解我,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有很多共同点,而且相处十分融洽。他们都是50年生人,年纪有些偏大,今年都67岁了。他们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但是他们总是能够享受当下,而且不管我对什么感兴趣,他们都无条件地支持我。我以前尝试过很多不同的体育和爱好,大多数都是玩一个月左右就失去兴趣了,有时候过了几年还会再捡起来,但是滑板一直都是我所热爱的,因为站上板子的我是自由的。

我的父母了解我是一个有点散漫的人,我觉得我的性格也影响了他们。我爸爸属于那种雷厉风行的人,而我则天性不羁放纵,可以说是相反的两种性格,但是他们从来没有直接告诉过我一定要做什么事情,他们只是让我去做让我感觉舒服的事情。

我妈妈总是说“不浪费每一天的光阴,光明的未来就在前方等你,好好把握。”这句话对我也有很大的影响,应该一生铭记。
 


从Malmo走向世界
后来Bryggeriet成为了我的高中,因着我已经很好地融入了当地的环境,所以在那里上学也没什么不习惯的。我无法集中注意力,而且有阅读困难,所以我的成绩并不好。但是到了高中,我能既上学又滑板,这让我不讨厌上学了,在那之前我都不好好学习的,学校我会去,但是作业几乎不做,我的父母也不会说什么。上了高中,我会利用课间时间去滑板,于是也开始好好上课了。这和小时候的体验一样,小时候我会在放辛普森一家人的广告间歇玩滑板,到了高中我会在课间休息的时候玩滑板!

在那所学校上学不仅让我的滑板有了进步,我还按照当初对妈妈的承诺顺利拿到了高中毕业证书,现在我的证书和成绩还好好保存着,我觉得如果以后想找工作,他们还是有用的。

高中期间我开始四处旅行,开始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有了联系,毕业之后,我一有时间就到处闯荡了。


 
碗池里的游鱼
我这个人喜欢顺其自然,随遇而安,不喜欢做各种计划,可能这也是我成绩不好的原因吧。滑板练招的时候我也很随意,不强求。有时候马上要成了,但是就是差那么一点感觉,我会去做些别的动作,不太会死磕。滑板嘛,有的动作能成,有的成不了,我都不太看重,重要的是跟着感觉走。当然我和别人一起拍视频的时候还是会做些计划,尽量跟着进度走的。

有时候我会在脑子里构想动作和地形,但是这种情况太少了,我这辈子计划好的动作不超过6个!
因为我什么都喜欢滑,所以我也掌握了不少动作,但是我恐怕这辈子都做不好平地的nollie heel了,我指的不是火箭跟儿。每次我做这个动作,感觉只能做一个nose manual,我的nollie heel简直就是灾难!

如果我这辈子只能做一个动作,我会选择stalefish(碗池动作)。我小时候是先学会stalefish再学会平地ollie的,我希望碗池里永远都能有这个叫做“fish”的动作!
 


走向世界
我的滑板受到太多人的影响,非得说出几个的话,最主要是受Grant Taylor的影响。我们经常一起旅行,他的动作很躁很流畅,不是某一种风格能定义的。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腾空很高,出脚很快。感觉他生来就是滑板这块料!

我也很喜欢Ben Raybourn,我喜欢他的个性,在我看来,他似乎并不把滑板看得太严肃,他就是喜欢玩滑板而已,非常简单。

Lucas Puig也算上,他的台子风格和技巧超级棒,而且他的nollie heel很好!

名单太长了,再加一个人,Jacopo Carozzi。我每次看见他,他都有新的动作出,很让人惊喜。他用脚趾头做gorilla抓板,特别六!

最后,不得不提Andrew Reynolds,the Boss。他似乎对滑板和整个业界都很看好,他的境界和技巧一直激励着我。

总的来说,我喜欢比较传统一些的滑手。

虽然说我喜欢传统风格的,但是新潮的也很酷就是了……这些新的东西给滑板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只要你喜欢,不必在乎他人怎么看,想做什么招儿就做什么!现在对服饰的重视和社交媒体的发展让我感觉有的人就是为了吸睛,为了虚荣。我不靠别人的关注活着,但是我尊重那些需要粉丝的拥护才会自我感觉良好的人。


 
和Beyonce一起滑板
我很幸运可以到全世界去旅行,那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我还没有真正地环游世界,但是我去过北美,南美,非洲,大洋洲和欧洲,这些去过的大洲也有很多国家我还没去过。不同地方有着不同的滑板风格,比如欧洲很明显:说着西语的台子滑手用平地招杀台子,或者是翻活上下台子,英国滑手会滑那些看起来旧旧的地形,瑞典滑手都玩碗池等等。我喜欢这种有地域特点的滑板风格,我喜欢大家看到我的滑板风格就知道我来自Malmo。Malmo的碗池氛围成就了我的技术,也成就了现在这个有机会滑向世界的我,实际上,Malmo为很多人提供了机会,那里有大型的比赛,可以和顶尖的滑手交流;那里有很棒的地形,而且哥本哈根离得也不远。仔细想想,Malmo真是很美好的地方呢。大多数的时间它都是阴冷的,天气不好,我们只有大概5个月的时间能外出滑板,但是仍然有很多优秀的滑手过来这个阴冷的瑞典小镇。这里也有很多好的方面,瑞典是一个和善的国家,社会井然有序,民风淳朴。
我喜欢用音乐做比喻:想象自己是个热爱音乐的人,世界上优秀的音乐家都会去你的小镇。这周来访的是Beyonce,下周是另一位大咖。

就是这样,这里经常有人搬来住或者待上一阵子。我有幸和许多人不同的人交流过,足不出镇就能做到,这些人让我看到了我前所未见的东西。我想可能就是这样的体验激励着我做更多的事情,去更远的远方,遇见更多的有趣的人。
 


狼来了的故事
我经历过很多疯狂的旅程。上次在阿根廷,我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外滑板,一行人很多,有P-Stone,GT,Cory Kennedy,Jake Phelps,Peter Hewitt, Pat Mclain,Mark Hubbard,Raven Tershy和Diego Bucchieri。P-Stone一直在提醒我们注意鬼鬼祟祟的人,虽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是他还是让我们一直保持警惕。感觉像是“狼来了”这个故事,P-Stone就是那个一直说狼来了的小孩。

在开车回城的路上我们被两个骑摩托的警察拦下了,一老一小朝我们走过来,说着西班牙语。他们先让我单独从车上下来,查看了我的护照,但我不是司机。他们一直在说西语,我也不懂,我之前说过,我偶尔能听懂一点点,但是当时我真是什么都没听懂。我真应该好好爱护我从哥伦比亚学来的西语的!

后来我们懂了他们的意思,他们要把我们关起来,我们最开始还一脸懵比,后来发现他们想从我们这里捞点钱,给了40刀之后我们就继续上路了。没想到这次旅行给我们添麻烦的不是街头的骗子,而是警察。我感觉那个老警察在教年轻警察如何捞钱,去他的街头潜规则!

那天晚一些时候,我们就在住的公寓外面的街头BBQ,一起的还有当时聊得来的一个陌生人,他走了之后我才发现他顺走了我的钱包。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我是在回到公寓之后才发现丢了的。我当时心情特别低落,但是我突然想起来我把钱和卡都放在了袜子里哈哈哈。我是感觉腿痒了才想起来的,可能就是卡弄痒的。那个人拿走的不过是空钱包。这一点我要感谢P-Stone了,我是乖乖听了他的话,把贵重物品放在安全的地方。他整个旅途中都在充当狼来了的孩子,但是最后一夜,狼终于来了。
 
放平心态,别摔太惨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尽可能保护好我的身体,一直以来我的脚踝都比较脆弱,不过哥本哈根一个Nike的工作人员帮我治好了我的脚踝,感谢他。

去年之于我简直就是噩梦,我的右半边身子整个都很脆弱,我的肩膀,腹股沟,膝盖,脚踝都不好。可能是短时间那半边身子摔了太多次了吧,所以我去年滑得没那么猛。但是还是很让人心烦呐。

Malmo有叫Anders Nilsson的人,他帮助过很多滑手,他总能找到让事情变好的方法,而且他总是亲力亲为,因为他喜欢我们玩滑板。

和我一起玩滑板的人都知道,我时不时就摔个大的,我也惜命,所以我平时也会健身,但我从来不去健身房,只做一些基本的训练,比如专门针对我的脚踝的,平板撑,强化核心和平衡的一些动作,有时候游游泳。我还会做拉伸,说成是瑜伽太夸张了,更像是瑜伽当中拉伸的动作。Anders教会我拉伸和保持身体柔韧性的好处,这会让你感觉自己身体更轻盈。


 
不可能的事和nollie heel
和一帮热热闹闹的人出去滑板我也会变得开心起来,我总是需要别人和当时的氛围的带动才能嗨起来。不用非得是特别优秀的滑手,只要是能把气氛炒热的人就行,再配上点音乐,音乐很重要……我一直都喜欢随着不同的情绪听不同的音乐。之前我玩过许多体育运动,高尔夫,网球,空手道,体操,游泳:芟匀,做那些的运动时候没法听歌,可能这也是滑板适合我的原因吧。找个好歌单,音量调大,完美。听着好听的音乐,摔个几跤,这一天也算没有虚度!

我不是经常生气的人,但是我特别讨厌别人说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感觉很丧。

50年前他们说把全世界的人放在大峡谷里是不可能的,现在我们知道了,不仅可能,而且还有余量。总是看到问题而不是机会的人让我感到生气。对人对事儿都看淡一些,生活也就变得容易了,大家也容易接受新事物了。
现在我只想让我的脚踝快点好起来,把我的身体练得强壮一点,然后学会做nollie heel!

文:Will
翻译:小雯
来源:Free Skateboard Mag
原文地址:http://www.freeskatemag.com/2017/11/08/keeping-the-fish-in-the-bowl-fernando-bramsmark-interview/

来源: Free Skateboard Mag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