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滑板网

【滑板废观点】Sebo Walker分享职业滑手跟得上时代的经营之道

作者: jenkem 发表于: 2017-12-15 评论: 0 查看: 0



文章:Walker Ryan


静不下来星人
 
这一天夜幕降临的时候我才找到Sebo的一点踪迹,他的未婚妻Elle说我在Venice板场就能找到他,但是当我到那的时候Sebo已经走了,最后我是在他家找到他的。他的家是那种只有一个房间的小公寓,距离著名的威尼斯海滨大道只有2个街区。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正在倒垃圾。
 
“哇是你,”他很激动地说,“我刚才滑的那段感觉超好!”
“在Venice板场的时候?”
“不是,是更早的时候,在Stoner广场。”
 
看,这就是Sebo,即使在一个板场已经收获颇丰,筋疲力尽,看着天还没有黑,忍不住去另一个板场再滑一会儿。我没问,但是我猜他肯定在去第二个板场的路上就拍出了几条不错的小视频。


 
Sebo滑板有瘾,当他踩上了滑板,整个人仿佛都不会累的,他就像个为滑板而生的机器人,滑板对他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而且他有着机器人一般的毅力。他和Ishod,Wes,Evan Smith是同一个量级的选手。不管是弧面、台子还是杆子,所有动作都是看随心所欲的,然而做出来却又像是精心安排过的。Sebo玩滑板还有一个特点,一旦开始,就像吃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看他滑板,会被深深地吸引,会想抄起板子马上去玩。
 
有一次在Stoner广场,Sebo和我说要来个double date,然后我还没回答他就滑走了。10分钟之后,他一边蹬一边问,周四可不可以,我追了他一段,本想说周四可以,但是直到他滑到没力气了休息的时候,我这话才说出口,他说:“吃寿司如何?”然后又drop in了,还接了一个大招儿。最后我们也没出去,就在他家吃的饭。





现在的我刚刚把自行车锁在了他公寓门口,Sebo邀请我进来喝杯酒。
 
我和Sebo几天前约好去法院广场玩滑板,但是他都没出现。后来我才知道,他手机坏了,新手机得周五才能到,现在是周三。在这个社交媒体极度发达的时代,几天没有手机可以说是末日了,尤其是对Sebo这样的人来说。
 
Sebo给我倒了一杯红酒,我坐在沙发上。他和在板场时候一样,一刻也静不下来。我问他过去的24小时里没有手机是一种什么体验。
 
“感觉解放了,”他一边晃荡一边说。虽然他背对着我,但是嘴还在动,感觉好像是在自言自语。“我现在思考问题的方式都不一样了。我感觉我每一天都不一样,因为我渐渐发现,我现在在过我的生活,而不是忙于给大家展示我的生活。我去了趟杂货店,路上我就在想,我应该给大家汇报一下我刚才去了哪里,或者给大家展示一下刚上来的寿司,或者我刚喝的姜汁。以前的我想要把一切展示给大家,这也不是一件坏事,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也挺好的。”



最后,Sebo坐在了一个橙色的小椅子上,开始前后地晃椅子。他的小单间很温馨,墙上挂着照片和艺术作品,有的是他pro朋友们的签名款图案,还有其他有意义的板面。他正背后看起来是一个小橱柜,但实际上是一个折叠的queen size大床,平时看起来就是墙。虽然和他住了4年的Chrysler小巴相比,他现在的公寓是一个大升级,但是Sebo还是通过把多个空间聚合到一起保留了他住在小巴时期的空间高效性。
 
Sebo又站起来了,给我添了酒,我们走到了阳台聊天。威尼斯温暖的晚风很是醉人,虽然他家是看不到海的,但是风向对的话,能闻到海的味道。他的阳台能站4,5个人,但是2个人坐在摇摇晃晃的木桌子边显然更舒服一些。阳台的地面是Lucas Beaufort涂鸦,虽然看起来眼晕但是已经褪色了,这个涂鸦是今年早些时候他们艺术展剩下的。


 
站在阳台上,Sebo继续和我讲他没有手机的一天。
 
“今天早上我在想,‘我要怎么恢复到以前有手机的生活?’现在的生活压力好大。后来我突然想到,这样太酷了。现在的我就像是在一个人探险,我只需要考虑我要做的事情就足够了。我正活在当下,感觉好极了。”



经营好手
 
对于我们职业滑手来说,社交媒体是很重要的战场,因为Sebo的性格,他比别人更加重视社交媒体。大多数“能领钱”的滑手都要在社交媒体上寻求认同,保持自己圈内的地位。“我视频点击率多少了?”“谁评论了?”“我现在多少粉丝了?”为了那些划过指尖的赞美,我们都快把自己逼疯了。但是对于Sebo来说,社交媒体被经营成了另一副模样。
 
Sebo运营着4个不同的ins账户,每个都有自己的着重点和盈利方式。当然了,他的@sebowalker账户,也就是已经认证过的,有着118k粉丝的账户,是他平时发视频照片分享生活,以及为赞助商宣传用的。Sebo还运营@walkerbrosco这个账户,主要是服务于他和他两个兄弟Shae和Sky一起开的钥匙扣公司。@sebosvids这个账户主要内容是视频花絮。他最近新开了一个@seboart账户,主要向他那个账号上超过18k的粉丝卖手绘的砂纸。连砂纸带画明码标价是20刀,但是可讲价。虽然画砂纸挺麻烦的,但这是Sebo和粉丝互动的一种方式。
 
“我能单独地和粉丝们交流,这感觉超棒。有的时候他们会和我讲图案的来源,比如去世的朋友,或者他们的狗,或者他们儿子最喜欢的动画人物。这样的交流很特别,我和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见面的那一刻更是让人印象深刻。有一次我在巡回,有个人和我说,‘两年前你给我画过一个海绵宝宝。’每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我都觉得我做的事情超棒。”



和我所认识的大多数pro不一样,Sebo对待社交媒体的态度更加谨慎。他会仔细编辑每一个板场视频,他知道怎样把动作拍出轻松的感觉。有时候他想要为大视频积累点素材,便会在脑海里选好歌曲,一边滑着,剪视频的思路也就出来了。我自己经常会迷失在社交网络那一套东西里面,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今天发了太多,有时候又觉得发得太少,有时候我觉得我把社交媒体经营得特别差,想放弃,Sebo完全没有这样的困扰。
 
“在ins上发东西你会有压力吗?”我问Sebo,毕竟他这段时间都没有手机。目前为止他的主页没有更新,他的粉丝们嗷嗷待哺。
 
“我会有私人方面的压力。我的赞助商大概会因为我发东西的数量而震惊吧,我希望我回头看我发的东西的时候,能够像看日记一样。但是什么都不发也很酷啊,一个不常更新状态的人,大家会觉得他神秘,对他会更期待吧。”
 
“你觉得在社交媒体这方面,哪个pro做得很好?”
 
“Daewon吧,他会在ins上发长文,这样他的粉丝很明确地知道他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已经一周没来了……’或者‘最近忙着家里的事……’他的很多po文都很好,称得上是传奇滑手发的睿智文字。所以作为一个喜欢他的小孩,或者同为滑手的我,读到他的发文之后会觉得受鼓舞。我觉得重要的是让人感觉真诚,而不是让人感觉是赞助商要求发文的,粉丝们也都这样认为吧。和大家分享生活这种交流方式很好,粉丝们想和你说话,你的简单回复能让他们能高兴得不得了。”


已经想好身后路的智者
 
我来Sebo家是想问问他拍视频的事情。今年可是Sebo大年,他在万众期待的Lakai大片Flare中出镜(这部视频今年6月首映),他还刚结束了两部全长视频的拍摄,一部是Krooked的视频,随时都可能放出来,另一部是Skate Rat的Pump on This,他朋友Shane Auckland拍摄的VX视频。我想知道满成就是什么体验。
 
“在现在这个时代,发布滑板视频意味着什么?”我问。
 
Sebo抿了一口酒。
 
“现在,看滑板视频再也没有从前那样的满足感了。滑板视频的地位不如往昔,我以前看视频都是很虔诚的,从前我每次出门滑板之前都要看一遍VHS的Sight Unseen,那部视频的每一分钟我都了如指掌,和Skate More一样,其中Mikey Taylor的部分是我最喜欢的。我和朋友玩游戏,我背对着电视机,根据BGM说出当时的动作。比如,我能说出‘crooked grind跳过障碍’,‘tail slide’,‘front crook呲长椅’。那个视频里的每一个动作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问了Sebo大家对他在Lakai视频中的表现如何评价,毕竟这部视频在iTunes上是付费观看的,所以全世界看到的人并不多。
 
“孩子们给了我非常棒的反馈,我自己感觉也很好,毕竟很久没有发布全长视频了,但我希望它能更好。有很多动作我设想过,但是最终也没有完成,现在我还念念不忘,那些已经做成的动作我就不再想它了。我希望能够一直在网上发布最新的视频,就像Berrics的2up一样,那上面发的视频是我对自己付出的努力和完成的动作都十分满意的视频,那些视频都是最近1个月的,很新。”
 
“你还喜欢2up的哪一点?”
 
“整个板场都能为我所用,我想怎么摆放道具都可以,这点太赞啦,我的创造力能得到完全的释放。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完成得更加有创意,我会表现出不同以往的我。”



作为一个不再年轻的pro,我还不知道趁着自己现在还能滑,到底要把力气放在哪里。如果我去拍个人part,那个视频可能要花掉我大量的精力。我常常在想现在的年轻人希望在滑板视频中看到什么样的内容,他们是否还认为全长视频是重要的。我认为Sebo是一个非常跟得上时代的人,他乐于从各个方面改善自己的职业道路,他会把他的重点放在更加快速,灵活可变的项目上。
 
“你希望项目如何推进?”我问。
 
“这个问题让我开始思考怎样更快的更新内容,用较快的频率更新更短的内容,大概就是这样。在拍那些花时间长的大项目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离社交媒体和观众远了一些,当然拍出来的成果很好,但是如果我是项目的负责人,我会更快地更新内容,而效果不减。一天只要几小时,一年内积累下来的时间就很长了,可以产出很多好东西。我想每三个月更新一个视频,或者每个月有一个新想法,完成它,发表它。”
 


与全世界的人交流
 
Sebo把酒都倒光了。屋里面,Elle已经把床放下来,客厅变成了卧室,那个queen size大床现在占据着整个木地板。她马上就要睡了,而我也能看出来Sebo已经累了。
 
“你认为模范pro应该是什么样的?”我问Sebo,希望以此来结束我们的对话,不再让自己这个电灯泡照耀他们的夜晚。
 
“我喜欢Mark Suciu,他天赋极高,我也很喜欢他对待滑板和生活的态度。他不仅念完了大学,而且还发表了好几个我很喜欢的个人part。”
 
“有趣,毕竟他不是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的人。”


 
“是的,有的人倒是很喜欢社交媒体那一套,最厉害的大概就是Ishod啦,他的内容更新很频,他还总能上杂志,他玩最长的杆子,飞最大的障碍,他滑板很厉害,他做什么都厉害,他还擅长社交媒体,和一大堆pro们在上面讨论滑板视频,好听的音乐,最新的穿搭。肯定有人批评我在板场编辑视频,不过对我来说,那是我一天当中收获最多正能量的地方。”
 
“pro身上还有哪些特质会招你喜欢?”
 
“和当地滑板店有联系,这对滑手来说很重要,对滑板店来说也很重要。我自己在做砂纸买卖,我计划给Krooked板店赞助一些砂纸。滑板店是整个滑板圈里面重要的一环,是他们养活了一方滑手。”



更早些时候,Sebo和我讨论了一番我们各自的未来。我们现在都29岁了,一只脚已经踏入让人胆寒的30岁大门。我把30岁看作我职业生涯的天花板,Sebo却有更乐观的看法。
 
“我还想再战10年。NPR说,大多数运动员的全盛时期是20岁的尾巴到35岁。18岁固然无人能敌,但是如果每天都坚持做这项运动,而且身体健康,多喝水,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年纪长一些会变得更强。我就觉得我每长一岁都更强了,我现在还在学新动作,今年我做出了反脚的heel back smith,以前我没出过这招儿。我们这一代人可以为下一代人做榜样,我们来决定自己的职业生涯有多长。当你大多数玩的道具都是台子的时候,还是挺安全的。未来总有一天不会再去挑战好莱坞16阶或者Santa Monica大三阶的。”
 
Sebo一边笑一边继续说。
 
“现在我还没到那个时候,四年前我就这么认为,现在也还是觉得还没到时候,也许等我36岁时才会想些别的事情吧。”



我晃了晃已经空了的杯子,用渴望的眼神盯着Sebo杯子里剩下的那一口酒,算了,毕竟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说话。等他喝完之后他又对我说了他的最终理想,也就是pro们总是会担心的那些玩不动滑板之后的事情。
 
“我想借着我在滑板圈的人脉做些艺术展,给孩子们教教滑板课。我的目标是做一个针对小孩的训练营,我们可以一起画画,pro们会过来友情指导,分享自己的经历,我觉得这个训练营非常地有意义。我希望自己可以依旧活跃,希望生活中能够一直有艺术和滑板的位置。”
 


社交媒体带给我们的良好感觉很容易使我们迷失自己,我们每天都在从手机上获得自信。职业滑板就像是一个大型选秀比赛,pro们渴望着来自大家的喜欢,欣赏和崇拜。看到Sebo把ins看作他通过滑板和别人进行深入交流的平台,我感觉眼前一亮。ins上他可以和全球范围的朋友深入交流,他不但乐在其中,而且他更是渴望通过教小孩画画和滑板来传递他自己的热情。
 
我们又继续聊了一会儿,现在酒都喝光了,他的未婚妻正舒服地躺着看电视,我认为我该走了。我们口头上约了“改天一起滑板”,我和他道了再见,然后去找我的自行车,谢天谢地,它还好好地锁在外面,这在威尼斯也算是很幸运的了。
 
在骑车回家的路上,我想了一下自己从来没想出结论的问题,不能继续滑板了,我能做什么。如果我能像Sebo那样,已经为自己36岁之后的人生想好出路,那就好了。现在我只希望他的新iPhone快点到货,他拍的视频可是超级好看的哟。



译:小雯
来源:Jenkem
原文地址:http://www.jenkemmag.com/home/2017/11/23/sebo-walkers-world-walker-ryan/

来源: jenkem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