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滑板网

【滑板黑历史】Vans传奇Tony Alva 60岁生日访谈

作者: James Renhard 发表于: 2017-12-21 评论: 0 查看: 0



祝这位前Z-Boys滑板队成员,滑板界的先驱和偶像Tony Alva生日快乐。

谈到自己的黑暗时期,Tony Alva整个人没有大的情绪起伏,像一个第三者一样真实地还原事实。在他紧绷的情绪里我能感觉到一丝平和,毕竟他被大家认为是滑板之父之一。
 
人们一直在不断寻找最合适的词汇来形容Tony Alva,在他过去的60年里,他被称作浪人,滑手,音乐家,领袖,商人,罪犯,恶魔,聚会狂,大坏蛋,大英雄,传奇,鼎鼎大名的滑板队Z-Boys的成员……

如果你是Tony Alva——假设你能有这样的荣幸——你也不一定就不会犯错误。我们是在位于伦敦的House of Vans见面的,这里正在举办Alva的60岁生日趴(虽然他说“实际上我9月2号过生日,但是还是会去的”)。
 
没有哪个60岁的人能够像这样,被英国滑板界最重要的那帮人拥簇着庆祝生日。这可不是普通的生日趴,当然Tony Alva也不是普通人。


 
Tony Alva的故乡是加州的Santa Monica——一个被称作狗镇的地方,帮派和毒品就存在于日常生活中——但同时他离市政码头也很近,那是一个脏乱差的冲浪地,和海滩男孩(美国乐队)展现给大家的那种“笑出大白牙,衣着光鲜亮丽”的形象完全不同。
 
Alva和他的发小Jay Adams和Stacy Peralta一起,凭着自己的冲浪水平加入了当地的Zephyr冲浪队。当风平浪静的时候,他们便会在陆地上用滑板来磨练自己的冲浪技巧。很快,Zephyr冲浪队变成了Zephyr滑板队,或者说Z-Boys队,Alva便是队伍里的核心人物。
 
他们如初生牛犊一般的侵略性和仿佛与生俱来的天赋,很快吸引到了大家的注意,于是,有一帮叛逆的孩子开始玩起我们现在称之为滑板这项运动的消息传开了。他们毫无疑问是一帮天才。


 图:Tony Alva在 Gonzales 的碗池。Alva板面上的贴纸写道:“如果你珍惜你的生活一如珍惜你的滑板,别乱搞。”
 
Alva当时知道自己对世界带来的影响吗?“当然不知道,在当时的我们眼里,这不是什么大事,重要的也不在于我们把滑板文化搞得多大,或者我们靠它赚了多少钱,重要的是我们去开拓去冒险了,并且这个过程让我们十分快乐。”
 
另一位资深Z-Boy Stacy Peralta证实了这个观点。我们前几天碰到他的时候,他说:“至少最开始完全没意识到。我们只是享受滑板的乐趣,我们热爱滑板,但是我们不断地被警察驱赶,这我们怎么可能会意识到自己干了件开天辟地的大事儿呢。”
 
早期滑板文化的发展和punk的发展是交织的,圣迭戈当时的房产发展出现泡沫导致大量的房屋没人住,加州1970年的干旱使得后院的泳池变成了可以滑的碗池,当时诞生的滑板杂志社里有着Craig Stecyk这样的作者以及Jim Goodrich这样的摄影师记录着这一切,于是滑板文化的风暴自然地降临了。
 
我们今天所知的“滑板”已经诞生,Tony Alva这颗明星冉冉升起。






 
名声和财富接踵而至。Alva在自己20岁生日之前便拿到了SOTY这个荣誉,拍摄了Playboy,还出演了电影。
 
这个时候,这位Z-Boy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于是设计了第一双滑板鞋——Vans Era,并建立了自己的公司——Alva Skates,尽管有很多板面公司想要花钱买他的冠名权。Alva Skates是第一家使用加拿大枫木的板面公司,这个设计也一直沿用至今。
 
想象一下吧,短短20年,从籍籍无名,到人生巅峰,一个明星,在获得名望的同时,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诱惑随之而来。对年轻的Alva来说,聚会和滑板一样让他沉迷。
 
Jim Goodrich回忆说,当时毒品就是滑板文化的一部分。“大麻很早就有了,后来是可卡因,再后来是冰毒。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可卡因磕久了会出事儿,但是冰毒让人秒变傻逼。”
 
这样的生活变成了Alva的日常,他开始独自饮酒,“我从来都不是为了社交才喝酒的人,”他一边笑一边说,“我不是个普通的酒蒙子!我一喝酒就会喝到自己没有意识,我喝醉了就是电影里面的那个硬汉,那个领袖,那个海盗,那个船长”。Alva的语气一直很平静,仿佛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他似乎和自己的过去和解了,不再感到羞耻,憎恨和痛苦。


 图:Tony Alva庆祝他的60岁生日。
 
到了1983年,滑板文化在10年前惊艳世人的昙花一现之后再次复苏。Alva发现自己变成了另一艘海盗船的船长,这个Alva的第二个队伍,就是臭名昭著的Alva Posse。Alva和他的队员们——比如Christian Hosoi,Mark Gonzalez,Jeff Hartsel和Jim Murphy——一起继续闪耀滑板圈。
 
“我们那时候有很多好滑手,”Alva回忆说,“天才不罕见。除了Bones Brigade,应该没有第二支队伍如此牛逼了,我们队伍的气质就像一艘海盗船一样。”
 
很多队员都住在位于Venice海滩的Alva家,他们的日常依旧很躁。“生活条件很艰苦,可以说是不适宜居住,但是对于滑手来说却是非常适合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厕所里就没有手纸了,你的上衣会不见,几周之后可能会发现它成为了某人擦屎的布。”住过Alva房子的Jeff Hartsel今年早些时候在滑板博客上回忆那段时光时候说道。
 
有些记忆是幸福的,当年那些糗事现在想来也让人不禁微笑。然而残酷的事实是,这种生活方式毁了Alva。“我对自己感到很不开心,因为我把吸毒和酗酒当作我的精神寄托。”他坦承地说,“每次我又和那些东西扯上关系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再一次走到了地狱的门口。”
 
“我所说的‘地狱’不是想象中的那个会被烧死的地方,而是那个因为你是个坏人而永生都要待在那里的地方。因为臣服于自己的负面情绪,甘心被拖向黑暗。”


 
2006年9月20号,Tony Alva停止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开始戒酒,戒烟,戒毒。瘾君子总是会说,某一件事情或者某个朝圣之旅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但Alva不是这样的,“触底之后,自然就会反弹。”
 
Alva已经清醒地度过了第11个年头,期间的一些变化他自己也意识到了。“我有个坏习惯,把我的过错归咎于其他人和环境,这个毛病致使我酗酒。”
 
“现在,我比从前活得更加真实,因为我不再从宿醉中开始新的一天,我不再易怒,我懂得知足。我不再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对别人和环境产生憎恨。”
 
谈吐之间,Alva往日的魅力又回来了。当然了,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安静的紧张。当他谈起戒毒的过程,他的话好像精心排练过。不是背台词,也没有挣扎,而是有意识地在控制。
 
“现在的日子也还是有好有坏,我非完人,我亦不是机器,我需要多接触生活。对我来说这种接触非常重要,当我被毒品或者酒精影响到时候我感受不到真实的生活。我现在不再活在黑暗里了,我活在了阳光下,这就是解决办法,我希望余生都这样度过。”
 


现在,Alva庆祝着他那独一无二的60年人生,而他一如从前般受人尊敬,那些一直在他身上的,好的坏的标签都留下了时间的痕迹,而他作为领袖,创新者和偶像的地位仍然被保留。
 
也许现在最大的不同是,Tony Alva可以说自己爱自己。现在他的身上已经不再背负着成为海盗船船长的重担,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在滑板界就可有可无了。
 
“过去11年里我一直在努力,我可以通过分享自己的经历,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我可以告诉那些认为成为滑手就意味着变成聚会狂的人,第一:这些东西毁了我一半的朋友;第二:另一半朋友都经受了牢狱之灾;最后:它把我拖向了深渊。我不会再过那样的生活了。”
 
对Alva来说,人到六十,生活节奏慢了下来,摔一跤可能得比以前花更久的时间来恢复。警察们当然不会再把他从后院的泳池里赶出去了,但是他永远是滑板界闪耀的一颗先驱明星。
 
生日快乐,Tony Alva。







文:James Renhard
译:小雯
来源:Mpora
原文地址:https://mpora.com/skateboarding/tony-alva-interview

来源: Mpora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