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滑板网

【盘问】英国帅气的滑板小姐姐Rianne Evans

作者: Sidewalk 发表于: 2018-01-25 评论: 0 查看: 0



先问问你,今年多大了,来自哪里,怎么开始玩滑板的?
我刚过完24岁生日,正好玩滑板10年了。我家乡在Bournemouth,小时候在家附近的Kings Park板场玩滑板。实际上第一次去板场的时候,我玩的是轮滑,我是和我哥哥一起去的,他的朋友们都玩滑板,当我看到他们在mini ramp上做出各种动作的时候,我就知道滑板才是我真正想要玩的。那一年我向妈妈要的生日礼物就是一块滑板,于是有了板之后,我整个暑假每天都在板场里面度过。
 
我知道3年前你来到Brighton念书,最近刚毕业。你学的是什么专业,为什么会学这个专业?
当初选大学的时候我考虑更多的是当地的板场,反倒对学校本身没有太多的想法,我特别开心我选择了Brighton这座城市,因为the Level板场真的太棒了。我学的是地球与海洋科学,这是一门融合了地理学,生态学,海洋学,保护学和环境科学的学科。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学了这个专业有什么用,我只是好奇我们所处的世界是怎样运行的,想知道我们可以为保护地球做些什么。
 
你平时有时间玩滑板吗?
上大学的前两年我玩滑板的时间还是很多的,我也是特意为玩滑板留出时间,每次写作业我都会给自己留出一两天的时间玩。最后一年简直就是折磨,我几乎一个月也玩不上一次,因为我要被我的论文和各种报告搞疯了。我知道我大学前几年没有特别努力,如果我毕业时的成绩没有达到2:1(相当于中国平均分75以上)我会对自己失望的,所以滑板只好暂时被冷落了。


 
你决定毕业之后留在Brighton,为什么?你从事什么工作?你的职业生涯规划是怎样的?
我在Brighton生活了三年,有了自己的圈子,我现在还不想离开这个圈子。Brighton是个很棒的城市,我爱这座城市,The Level板场也特别棒,不止是因为它的板场,还有在那里聚集的人们和那里的氛围,那里总是很热闹,我觉得没有一个板场可以比得上它。

我现在在Tesco Express(乐购便捷店)工作,这是我做过的第一份工作。我肯定是不想永远都做这样的工作的,但是这个工作比较轻松,而且能养活自己。我真的应该好好做一下职业生涯规划了,像个成年人一样,但是此时此刻我还是喜欢做做兼职,这样我可以在工作之余为自己安排滑板活动。
 
住在Brighton最好的事情和最坏的事情分别是什么?
Brighton的社区氛围很好,而且这里可能是全英国唯一一个绿党和工党倾向特别明显的地区,这就意味着住在那里的大多数人,无论老少,想法都很类似。这个城市本身很美,它有错落有致的小房子,它有绵长美丽的海滩。它被称为“小伦敦”是有原因的;这里总是很热闹,总是在发生着或大或小的事情。住在Brighton最坏的事情可能就是生活成本太高了吧,房租涨得太快啦。
 
你是怎么和Callun认识的?怎么加入到Get Lesta队伍的?拍摄最新视频与前年拍摄Get 420相比有什么不同?
第一次见到Callun是在Leicester的Broom板场,我去参加Girl Skate UK周年庆的活动,当时那里还举办了别的活动,活动结束后的party非常疯狂啦。Callun一直都很支持英国女滑手,于是他找了一些女滑手拍摄Get 420。那部影片里我和他只有1天的拍摄时间,所以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这次的拍摄我们前后见了3次面,拍到了更多的动作。
 
你对自己的表现满意吗?有没有摔得很痛?
满意,自从上次拍完视频,我就练了几个新招儿,这次视频里面都拍到了,我一直在努力做得更好,所以我很满意。虽然我之前没有做太多动作上的规划,当时都是临时发挥,所幸没有摔很惨。我敢肯定Cal略失望,因为他就喜欢看人摔很惨。


 
今年Polar和Lakai都赞助了你,给我们说说细节?现在你还有哪些品牌的赞助?
我对这两个公司有着说也说不完的感谢,没有他们的支持我可能自己买板买鞋都费劲,因为之前我一双鞋大概会穿一年,直到鞋底都掉了。

在Polar找到我之前我就经常用他们家的东西,我一直都蛮喜欢他家的板面和衣服的。Pontus在ins上面问我,是不是在分销商那里买Polar的产品,但是当时我用的Polar都是男朋友买给我的生日礼物圣诞礼物之类的。当Pontus发现我还没有板面赞助的时候,他就向我伸出了橄榄枝,当时我真是开心坏了。
其实有另外一家鞋厂联系了我,但是和他们的沟通不是很愉快,所以我就问了我的朋友Steive Thompson的意见,后来也是他联系了Lakai的Matt Anderson,我猜我朋友可能在他面前给我一顿夸吧哈哈。我非常欣赏Lakai这个品牌,他们不像其他大的鞋厂那样商业化很严重,他们还是坚持着滑板的初心。Tom Smith作为队伍经理真的太合适了,很期待英国小分队的会面。
 
被这么杰出的公司赞助有没有改变你对滑板的态度,你会不会觉得有压力?
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大的压力,但是我会想为了回报公司而逼自己做得更好,我想要从一些小细节上来体现我对公司的态度,比如为了拍视频多去找Cal几次。之前我对自己的滑板水平还挺不满意的,总是觉得自己一事无成,有了赞助之后我对自己更有信心,也更愿意离开舒适区,多去尝试新的动作。


 
似乎女滑手在滑板圈终于开始渐渐得到认可了,你觉得原因在哪里?
之前女滑手在滑板圈的确没什么认可,但是现在社交媒体对滑板圈的影响力太大了,这就给了女滑手展示自己的平台。我猜类似girl skate uk这样的网站让大家意识到,原来女滑手的数量这么多,而且水平也不差。
 
你觉得怎样才能给女滑手一个更大的平台呢?你觉得成立专门针对女滑手的公司更好,还是把女滑手融入到现有的品牌更好?
我个人觉得把女滑手融入现有的品牌更好,我不认为分开性别对待是必要的。但是男女pro的水平的确存在着明显的差距,所以我觉得在差距被弥补之前(我猜大概需要10年的时间),在类似Street League和X Games的比赛中男女分开比还是有必要的。至于品牌嘛,现在专门针对女滑手的品牌不多,所以我也不好评判,相信他们可以开辟出自己的市场。


 
许多女生看到你在ins上滑板,她们也鼓起勇气开始玩滑板。你觉得女子滑板应不应该在主流圈子中有自己的代言人?说说为什么。
滑板一直以来都是没有门槛的,无论文化、宗教、种族背景是怎样,大家都可以来玩,所以性别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觉得女生在主流圈子有自己的代表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很简单:她们可以鼓励其他的女生,无论新手老手。但是其他主流文化品牌的老板可能意识不到这件事的意义,因为他们不玩滑板,所以他们看不到女子滑板正在迅猛发展这个趋势。不出几年,他们就会丢掉市场的很大一块份额。
 
在信息时代,成为一个有点小红的女生是什么体验?
哈哈,我不觉得自己红,我只是在ins上有点人气而已,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你觉得自己的粉丝数量达到多少之后,会从Tesco辞职?
这问题越来越有趣了啊。我知道有的网红已经可以变现养活自己了,但是我不是这样的人,我的性格不适合,或者说我没有那样的自信。


 
你觉得自己是怎么红起来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大学毕业了之后就突然红了,可能是有更多的时间滑板了,所以po了很多视频。我觉得走红这件事就是一个正反馈,你的粉丝越多,你的视频就会有越多的人看见,因此你就会有更多的粉丝……
 
你收到的最有趣的私信是什么?
基本就是来自美国12岁小屁孩儿发的“我爱你”和“嫁给我”,哈哈。不过我有一次真的收到过有人发来的丁丁的照片,我很开心现在陌生人私信的图片都做了:处理。
 
现在业界市场似乎有意地去包装女滑手,你介意吗?或者说,赞助商倾向于找更有女性特质的人,或者说长得好看的人?

我知道在冲浪圈,这已然是个问题,滑板圈很可能也会走向同样的方向。我觉得既然女生玩滑板的这么多,滑板公司的确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是要重点宣传我们的外表,还是我们的滑板水平。
我个人认为目前还是看重技术多过看脸的,我猜ins上会和赞助商不一样吧,毕竟在ins上别人是在找你打广告,很显然你的粉丝数量越多,你能拿到的广告就越多。我有时候会觉得如果不是我粉丝数量这么多,凭我自己的水平,我可能一个赞助都拿不到。


 
你的衣品总是很在线,滑板对你的穿衣风格有影响吗?
我几乎天天都穿Polar的衣服,他们的衣服那么好看,我的穿着自然也就没得挑啦哈哈。我的穿衣风格当然受到滑板很大影响——街上遇到别的人可能他们会想,这个小姑娘穿的是什么啊,尤其是我没有随身带着滑板的时候,很显然地我就和其他路人区别开了,毕竟哪个24岁的小姑娘会戴帽子,穿短裤配长袜,或者背带裤配有着各种口袋的上衣?
 
你最近还戴起了眼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看不清楚的?戴眼镜玩滑板会不会不方便?
天啦噜,这个问题,我第一次检查视力是8岁,第二次就是最近。我整个学生时代都必须坐在教室前排才能看清楚板书,但是我妈妈实在是太忙了没时间带我配眼镜,我记得有一次学校的委员会还给我妈妈发信让她带我去配眼镜呢。我的近视不严重,150度,但是现在我很依赖眼镜,没戴眼镜就感觉自己是瞎子,所以没戴眼镜我是不会玩滑板的,看来我需要花上一段时间适应了。我觉得戴眼镜有助于我玩滑板,我可以离得很远就看清楚道具的边缘或者是什么障碍物,而不是都到眼前一米了才看见。不过我还真的戴眼镜摔过,磕到了眼睛,那之后差不多一个月我都是一张冷漠脸。


 
看什么板片会让你有滑板的冲动?你最喜欢的滑手是谁?
我玩滑板之前基本不会看板片,我太想赶紧下班去板场玩了,所以我根本不需要看板片来找玩滑板的动力。有时候我会在睡觉之前看看Thrasher和Sidewalk上面的视频,我最喜欢看的是Epicly Later`d这个栏目。说实话,我觉得我身边玩滑板的人比任何大pro都能激励我玩滑板,我觉得亲眼看着身边人玩滑板才是王道。有时候板片里的东西对我来说太遥远,而且我也不是经常看视频。我最喜欢的滑手肯定是Nora Vasconcellos啦,她的风格太棒了,而且她性格还好。
 
你不玩滑板的时候做什么?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毕竟我的生活基本都是围绕滑板的。我现在就工作赚钱,之前很大一部分时间就是在大学里念书,所以我没什么自己安排的时间,有时间我也都用来玩滑板了。The Level板场的氛围太好了,有时候我夜里去,还会遇到已经喝醉了的滑手。我也不知道我不滑板的时候都做了什么,现在我的生活就是离不开滑板,我也不想离开滑板。


 
2018年有什么计划,要去巡回吗?
目前我和Josh在攒钱,攒够了钱就搬到巴塞罗那去。我希望能在那里找到一份工作,生活个一年半载,感受一下国外的生活。我不希望到那里之后每天都要上班,我想有机会能好好享受一下巴塞罗那这座城市,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尽力攒钱啦。
 
最后一个问题,借着这个机会对想说的人说些什么吧。
谢谢我的男朋友Josh总是逼我做新动作,谢谢Mumsy,Callun Loomes一直以来对女滑手的支持,谢谢Bummer和Geordie对我的信任,谢谢Girl Skate UK,Pontus还有Polar的各位,谢谢Matt Anderson,Tom ‘Smithy’ Smith和Lakai UK的各位,谢谢Rock Solid Dist的Wes,Keen的Mike,谢谢CJ拍的好看的图片,谢谢所有Kings板场的朋友,以及整个Level板场的老铁们。



文:Danielle Gallacher
译:小雯
来源:Sidewalk
原文地址:https://sidewalkmag.com/skateboard-news/uk-female-skateboarding-rianne-evans-interview.html

来源: Sidewalk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