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滑板网

【盘问】喷子职业滑手Flo Mirtain,从Cliché到Habitat

作者: Free Skateboard Mag 发表于: 2018-02-08 评论: 0 查看: 0



大家总是说Flo是个喷子,小编也有这种感觉……不过那又怎样呢?在自己所处的领域发表意见,批评来得严厉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吗?因为在意所以批评,而且他本人是一名pro,批评是应该的。如果每一个pro都像他那样在意,也许滑板文化的传播方式和呈现方式会让人感到更舒服,而不是像ETN(一个滑板直播平台)那样总是让人忍不住吐槽。另外,他批评起自己,可比批评别人要严厉得多啦。他发表的东西倒是还真的总是能够击中大家的点。他视频的剪辑方式也使得只有那些最优秀的作品才能被大家记住。

这里要说一句,这篇采访可能是他给出的最正面的采访了。本文的话题从Cliché的灭亡一直延伸到里昂的Hotel De Ville广场被威胁,内容很丰富哦。也许他本质上不是一个负能量的讨厌鬼呢。



距离Cliché宣布他们关闭实体店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一年了,能和我们说说你的看法吗?
说实话,我并不觉得Cliché要灭亡,或者说,我觉得至少事情还应该有后续的发展。很明显我们这些欧洲滑手都不太满意这个品牌的发展方向,但即使这样,我觉得我们也不会突然接到电话说它完蛋了的。
 
你说的方向具体指什么?
提到Cliché ,我会立刻想到欧洲。但是最近几年,这个品牌变得越来越美国化——美国的滑手,美式的图案,美国人的想法……这个品牌的形象真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个我所认识的,我所热爱的Cliché 正在渐渐消失。我话在这放着,我永远不会离开Cliché 。我能有今天全是因为这个品牌,所以我对它永远忠诚——虽然我真的很希望它能够及时做出改变……谁知道呢,说不定Cliché 现在只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Jeremie Daclin和员工们是意识到发展方向出了问题的,对吧?我记得好像听说过他们决定在这个品牌彻底不行之前摆正它的发展方向。
对,他还想重新启用之前的那个欧洲版logo呢。另外,20周年的时候,他们计划拍一部只有欧洲地形、只用欧洲滑手的电影呢,真可惜这个计划没能落实……感觉自从Cliché归到了Dwindle旗下,Jeremie和Al Boglio就没有话语权了。
 
你能想到一些Jeremie不同意,但是Dwindle还是做了的事情吗?
我觉得如果Jeremie和Al真有点权利的话,Cliché大概会开除Charles Collet,但这只是我的猜测哈。
 
你与这个品牌最美好的回忆是什么?
很难说出某一个特定的场景,不过我很怀念一起度过的时光。我们总是在巡回,总是在做小项目……和队友们在一辆车里的生活让我学到很多东西。我喜欢听Jeremie和JB Gillet给我们讲他们口中的“想当年”,Andrew Brophy会教我说英语……和一群固定的人相处的时间长了,会影响一个人的为人处世。我刚刚加入他们的时候,能清楚地感觉到他们对Lucas Puig和Charles的影响,而现在回过头来,我意识到这段时光里,他们对我同样产生着某种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是方方面面的,从我看待滑板的态度,到我每次旅行的表现,再到我滑板的风格,都有影响。
 
当你听说Cliché的那个消息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计划?
算有吧,只是还没有到落实的阶段。Jeremie,Al和Eric(Cliché的画师)计划带着我们几个法国人——Lucas,Max Geronzi,JB和我——开创一个新的品牌。他们很想延续他们所热爱的Cliché……对了,我记得还讨论到了以后可能会让Kyron  Davis也加入这个项目。
 
起名字了吗?
起了,叫Bonjour。
 
你决定加入他们了吗?后来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当然要加入啊,这都是好哥们,不过这件事情肯定要做就要一起做……
 
但是,最后有人没有加入?
没错,我非常理解。已经有了好offer,自然不会被这种从零开始的小品牌吸引嘛,更何况人家是在大品牌下做着很想做的项目。每次出现一个新的板面品牌,大家都会对它有着特别高的期待。大多数滑手最在意的就是板面的赞助,而一个滑手的赞助商最能塑造这个滑手在滑板圈的形象。所以这个事情很难办啊……



那后来你要怎么办?一个处于那种境地的pro要如何找到新东家呢?这也不像一般的找工作,可以广投简历……
其实可以的哈哈,不过你知道我啊,我不太会主动联系我不熟悉的人商量这种事情,毕竟板面赞助商很多,所以我觉得他们肯定是互相有所联系的,他们消息应该很灵通。我在Cliché待了十年,所以我是不会主动找到Primitive(举个例子),问他们会不会赞助我的。我宁愿再等等,希望能有顺其自然的事情发生……
 
比如Habitat?
对……当时我正在和Marius一起参加New Balance的巡回,他和你一样,也问我以后打算怎么办。然后有一天,Marius遇到了一个愿意赞助我的人。Mark Suciu经常出现在里昂和巴黎,所以我经常和他一起滑板,而且他有时候会和其他队友们一起玩耍,所以我觉得这个新赞助来得很自然。另外,几年前我就见过了Habitat的队伍经理Brennan,当时我带着大家在里昂玩来着……
现在还没有官方的消息,不过我最近一直在和他们一起拍视频,为Habitat的下一部视频积累素材,到时候会不会正式入队还是要再看吧……


 
离开Cliché之后,加入Habitat之前的这几个月,你会很担心吗?
没有唉。这个时代,就算没有板面赞助,想走职业道路也是完全可以的,毕竟板面又不是唯一的赞助来源。Miles Silvas好像就两年都没有板面赞助……Oscar Candon也是一样,在加入Sour之前一直都没有板面赞助。这还蛮奇怪的,因为板面赞助基本上就决定了滑手在圈内的形象,但是板面赞助却已经不再是走职业道路(这里指的是靠滑板赚钱)的必要条件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有的时候我也会担心。比如DVS已死,Cliché形势不太好的那阵子,我就在担心“卧槽,类似的事情会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那时候你觉得你应该有一份“正经”的工作?
对。过去十年,我都只依靠滑板赚钱,但也就是度日而已。如果我没有鞋子赞助,我肯定要找工作的。
不过另一方面我也特别“幸运”,过去十年,我只靠滑板就可以养活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以来我赚的钱几乎都是一样多的——不管我有多少赞助,赞助商都是谁。就算我效力的品牌不继续做了,也总是会有别的机会补上这份赚不到的钱。
 
就比如DVS第一次“已死”的时候你加入了Supra,然后DVS重生之后你就被踢出Supra了哈哈。
没错。虽然我觉得DVS当时并没有“死”……我的理解是,他们要做一些大刀阔斧的改组,所以不得已选择那种方式。不管怎样啦,我觉得我还真的蛮幸运的呢。


 
既然说到了DVS,我记得你当时的美国之旅并不开心,但是当你谈起和New Balance的LA之旅时却显得特别激动。有什么不同吗?
只要入境不出岔子……
 
你后来就没有再进过小黑屋了吧?
天啦,你是想问我那次入境被关小黑屋的事情吧?太特么悲催了。当时我的英语比现在差多了……大概就是5年前吧。边境警察问我去LA干什么,我说我去玩滑板,我的赞助商会报销我的机票。他们觉得我回答的不好,他们的意思是,我去美国是去“工作”,然而我拿到的却是旅游签证。所以他们就把我带到小黑屋了,对我各种调查,问我各种问题:

‘Tim Gavin是谁?’

‘90年代的老pro?’他们对这个回答同样不满意。

‘你说谎,我们知道,他就是你DVS的老板!’

他们问我的问题都没什么逻辑!基本上这些问题都会让我一不小心就说出惹麻烦的话。盘问持续了能有三个小时,于是我错过了飞机。他们后来还给DVS打电话,我见到了我根本不会见到的人(比如Tim Gavin),警察问了他们关于我的一些事情。太惨了……
 
进入美国境内之后感觉如何?
每去一次都会觉得比上一次感觉更好。今年我一个月之内就去了三次,给视频Tri-Color拍素材……
 
那个视频出了什么岔子吗?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有放出来?
是遇到了一些困难。首映礼已经办了,但是把视频放到网上之后发现,几乎一半的歌都听不清楚,所以他们不得不重新剪辑。

不过我这次去LA和以前的感受完全不同。这次他们为整个New Balance队伍租下了一间别墅,所以我们只要专心拍摄就可以,不需要开着车在每个城市游荡,去不同的旅店,拍一个又一个小视频,不需要整个行程的一半时间都在车上度过……感受是全新的,你甚至能感觉到住的地方附近日常生活的气息,我们可以按照计划做事情,最重要的是,如果有需要,可以一整天都在别墅里休息,这样的项目最好了。另外,待在一起的都是一个公司的朋友们,氛围也更加轻松……


 
那会出一个新的Flo Mirtain的HD个人part吗?你现在已经接受了拍摄HD视频了吗?
对啊,现在的我和过去相比温和得多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就是因为看得太多,早就习惯了吧。JB有一次和我说起,当大家开始使用VX拍摄的时候,很多他那个年代的滑手面临着和现在差不多的境地,只不过现在是从VX变革到HD拍摄。镜头的光晕和他们之前习惯的完全不一样,所以他们没法好好接受。我怀疑很多2007年开始看滑板视频的小孩会喜欢看VX拍摄的,而不喜欢HD拍摄的……不过有意思的是JB本来就讨厌VX哈哈。
 
说到JB,Hotel De Ville广场事件是怎么回事?能简要地给大家解释一下吗?
好的……我想想从何说起……感觉会讲很多,我长话短说。有一个小伙伴偶然看到一篇文章,说夏天的时候,这个广场会拆掉重新设计。过去十年我基本上每天都要去那里滑板,别的滑手去的时间更长,所以我们当然不会轻易接受啦。我们做了很多研究,结果发现是政府有人在推这个事情,他们甚至决定几个月之后就要禁止滑板(也就是说在新广场计划开始之前就要这么做)。那个时候我和Jeremie Daclin,Fred Mortagne,滑板店店主们,滑板公司们,还有所有想要出一份力的滑手们一起组成了一个委员会。我们搞了一个请愿活动(很快就弄到了10000个签名),有了这个请愿,政府找了我们委员会的几个人去讨论这件事。



经过沟通,他们意识到滑板并不是弄坏这个广场的主要原因(不过这个广场真的很破烂)。我们告诉他们地面裂开的地方滑手们根本没法去(因为有东西挡着之类的原因),他们认同了我们的说法,于是他们开始调查导致广场损坏的其他原因,最后发现广场的有些地面下陷了。可能是因为广场建在了停车场上面,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广场在悄悄地自己动。神奇的是,有的滑手,比如Fred Mortagne早在几年前就意识到了。每年夏天广场的一块区域总是在阴影里的,但是渐渐的你会发现你需要ollie上一个马路牙子才能过去。



是Tolozan广场?
对。Fred说15年前那里没有马路牙子,是平的。他拍的那些老视频里面的滑手们不需要抬起轮子就能滑上去,现在必须得ollie一下,厉害吧。
 
滑手最早意识到这个确实很正常,毕竟没有别人比我们更了解这个广场啦。想想看,Fred光是在那里拍视频就花了多长时间!
官员们还没有意识到里昂的滑板文化已经发展到什么样的规模了是吗?他们可能以为只有大概10个小孩儿总是去广场玩滑板吧,所以当他们看到这个城市里有这么多家滑板店,这么多家公司,这么多个滑手去那里玩之后,他们开始认真对待滑手的声音了对吧?
没错。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在世界上的其他角落,有人因为滑板而知道了里昂、知道了Hotel De Ville广场。他们不知道Long Live South Bank(致力于保护位于英国伦敦的著名地形South Bank的组织)已经做了同样的争取。
 
那么讨论的结果是什么呢?
结果就是,虽然广场在不远的将来还是要重新设计,但是他们会咨询我们,把新广场变成一个可以玩滑板的地形。也就是说,我们的需求纳入了政府的考量,因为我们是使用广场的主要人群。


 
你和(主要)来自里昂的其他小伙伴们一起组了个队,叫做Josimards,你们对滑板圈里看不惯的事情批评得非常直接,你是觉得大家都变得越来越友好,滑板圈缺少了这种严厉的批评吗?
不,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在直白地说出他们对滑板的期待,比如Jenkem,只不过滑板发展得越来越壮大,越来越主流,这种声音很容易就被稀释了。
 
Josimards队伍的精神是什么?
基本上所有的队员都认同“该喷就喷”,我们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别人仅仅是感到厌恶,而我们决定以嘲笑的方式表达厌恶。比如看到滑板教练跟学滑板的小孩屁股后面跑,告诉他们要怎么做,看到不玩滑板的人手抓桥拿着他们的Penny滑板到处走,看到有人成了一个招儿之后鼓掌……这些事情看了之后真的会让我们想笑。其实我们嘲笑的只是我们无法认同的,当今滑板圈的一些现象……这一点还蛮有趣的,感觉我们就像是家长,不能接受自己孩子听的那些音乐,但是仔细想想自己是孩子的时候也是一样地让人看不上。有的人会还反过来批评我们!他们管我们叫JosiMerde(merde就是法语里的shit),我们喜欢这个名字!还印了一个它的T恤呢!
 
在你看来,你们队伍最好的作品是什么?
我快速地翻翻ins(@josimards_crew)哈……这个很经典,不过那个讲Aurelien Giraud的经理给他指导比赛的采访里,把Marcel Desailly的大笑剪进去简直完美哈哈。



文:Will
译:小雯
来源:Free Skateboard Mag
原文地址:http://www.freeskatemag.com/2018/02/06/flo-mirtain-free-interview/

来源: Free Skateboard Mag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