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滑板网

【盘问】把播客访谈做得比滑板正片精彩的Chris Roberts

作者: Berrics 发表于: 2018-03-23 评论: 0 查看: 0



*播客是数字广播技术的一种,网友可将网上的广播节目下载到自己的iPod、MP3播放器或其它便携式数码声讯播放器中随身收听,不必端坐电脑前,也不必实时收听,享受随时随地的自由。关于滑手题材的播客国外有Chris Roberts做的「9Club」,国内有管牧老师做的「KickerRadio」。

近几年来,音频节目越发流行,The Nine Club with Chris Roberts的听众也越来越多。这是一个每周固定时间更新的播客,因此老用户非常多。Nine Club已经做了112期节目,而这短短一年半的演化,每期的时长相比最初已经明显增加,现在一期超过2小时的节目实属正常。这么长的时间投入,新听众可能会望而却步,但是老粉还想听更长的节目!

Chris Roberts和Roger Bagley的主持只能用神奇来形容,听他们聊天时间过得非常快——最近一期Ty Evans的节目特别长,那时间够看两遍Fully Flared,但是听完了节目你还是忍不住上YouTube去找视频版再看一次。Roberts和Bagley已经找到了做节目的“套路”:Roberts凭借自身魅力让嘉宾愿意敞开心扉;Bagley凭借脑子里的滑板大百科随时引发嘉宾的回忆。听过他们的节目,听众往往会对喜爱的人物产生一种更微妙的理解。



Nine Club的发展势头真是出乎意料地好,两位主持人都对滑板圈的历史有着深入的了解——Roberts是Chocolate的知名pro,Bagley是一名优秀的摄影师——所以这个节目虽然是围绕滑板来讨论,但是对话内容却是无拘无束的。主持人可能花5分钟谈论嘉宾要宣传的东西,然后开始很深入地探讨各自最喜欢的滑板视频,还有Kelly Hart偶尔家庭问答模式的插话,一期节目下来,听众能够享受一场悠闲的漫谈。很幸运的是,Roberts和他的同事们知道度在哪里,他们总是能带一波完美的节奏。

Roberts和Bagley十分骄傲地宣称他们从来不会提前搜索嘉宾的信息,这很让人意外,但是另一方面,也证明了两位主持人强大的聊天技能,更不要提这还是一个从不缺席、每周固定播出的节目。Nine Club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摸到了主流文化的脉搏,他们在活动和首映等场合还和几家媒体品牌合作呢。现在的Nine Club已经晋升为滑板圈闲谈的话题:“你听了最新一期的Nine Club吗”和“你看了昨晚的比赛吗”都是闲谈的好开头。Nine Club成功地吸引了滑手们收听,更酷的是,大家都在听,所以还可以一起讨论。


9Club访问Nyjah Huston,视频及字幕来源:Skatehere

你是什么时候对播客感兴趣的?
没有某个特定的时刻,自然而然产生的。我们觉得做音频节目应该挺酷的,于是就和朋友们弄起来了。
 
你平时爱听播客吗?
我唯一听过的节目是Serial的第一季,十分有趣,令人沉迷。我觉得就是这个节目让大家开始喜欢听播客的,算是其他播客节目的开山鼻祖吧。
 
你是怎么想到要做Nine Club的?你最开始对节目的构想是什么样的?
我和Marc Johnson一起做了两期播客,叫做The Back Forty。我只是觉得炫酷,而且做起来也不难,但是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容易,MJ住得太远了,Kenny Anderson还总是出去tour,所以我们很难做到每周一播。Roger Bagley家和我家只隔了两个街区,而且他很喜欢我的想法,想要帮助我一起制作这个播客,但是我意识到这样还是无法继续做节目,于是他建议我们俩单干。在我拖延了几次之后,终于决定听从他的意见,于是就有了和Kelly Hart录制的第一期Nine Club。我们对这个节目没什么特别的构想,只是希望大家能好好唠唠嗑。这个节目确实是采访,但是我们不希望搞得很严肃——只要几位滑手坐在一张桌子上聊天就ok。


 
你还记得你的第一期节目吗?满意吗?
我当时挺没自信的:“大家会来听这个节目吗?”,谁会愿意听几个滑手聊天呢哈哈。我觉得应该是满意的吧,毕竟也没有其他同类节目让我去比较,除了Ride Channel的Weekend Buzz栏目,但是我们和它还不一样。我现在还是感觉很困惑,花两个小时的时间看滑手聊天……而且大家还希望节目时长再长一些!哈哈!
 
接下来的几期节目做了怎样的改进?
没什么刻意的改进,我们都知道节目肯定会随着时间和经验的增加越办越好,所以我们完全就是顺其自然。比如现在让Kelly成为主持人就是自然而然的结果,他以前就常常坐在厨房看我们做节目,还跟着一起笑,我不得不在做后期的时候特意把他的插话给抹掉,因为他没有麦克风和摄像机。我后来才说,你也加进来吧,给你一个麦克风,想说话的时候就打开。我并没有刻意想要扩大节目的制作规模,只是顺其自然。随着节目收听量越来越多,听众的意见我们是绝对要看的,现在最多的评论就是“每期节目再长一点吧!”我个人比较不理解,但是听众的需求为大。观众的评价和建议对我们来说十分珍贵,欢迎大家说出心中的想法。


 
采访进行得顺利吗?
我从来没有把它当成负担,它就是一次聊天。我小时候挺腼腆的,唯一的“采访经历”就是以滑手的身份和大家聊天。我去过很多次tour,在各种活动、签名会等等场合也见到了许多人,他们只是想和你聊天而已。我猜可能就是这个过程让我渐渐变得能说会道吧。
 
作为主持人会担心自己发挥得不好吗?
完全没有,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我只是把它看成一次聊天,所以哪怕我之前没见过嘉宾,我也只是希望通过节目来了解他罢了。听众的留言也会让我对嘉宾有所了解,但是我不会去搜索这个人的信息或者提前研究一下要问什么问题。我感觉这样很奇怪:马上就要和别人聊天了却还要提前google吗?!明明我本人就可以去问他问题,他本人就可以当面回答我的问题啊喂。
 
这个节目的视频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现阶段你觉得视频版必不可少,还是觉得这个节目可以是纯音频?
我感觉滑手都是视觉动物,看视频的时候能看到大家的表情和肢体语言,这是看杂志或者网站上的文章甚至是采访的片段视频所不能比的。当你和嘉宾一起“坐”了几个小时之后,你才能真实地感受到那个具体的鲜活的人。


 
你还记得哪期节目很让人意外吗?

我总是会问嘉宾钱的问题,当然是半开玩笑的,因为滑手们从来不谈钱。所以当Reynolds很自在地回答我有关钱的问题的时候,我很震惊,同时狂喜。当嘉宾没有什么顾虑,老实回答问题的时候,聊天会变得很容易,我会什么都敢问,嘉宾不愿意谈的话题我们就不谈,表示尊重,但是如果嗑唠得很无所顾忌,那就是挖到宝啦!
 
是不是要花心思才能让嘉宾对你坦白?会不会有的嘉宾因为地位或者对这个节目有抵触而更加难对付?
我个人完全不在乎地位——我们都是踩板儿的人类。也不存在什么抵触,因为每个嘉宾都希望来这个节目,十个滑手里有九个都想,他们会主动联系我们上节目,没有被迫的!我对待每一位嘉宾都一视同仁,都一样开玩笑:不管嘉宾是Lil Wayne还是我的好朋友Daniel Castillo,我都不会因为谁更红一些而有偏颇。我还觉得在Roger和Kelly的客厅录节目能够让大家的距离更近一些,嘉宾们来到家里做客,而不是去工作室工作,所以每个人都是很舒服的状态。


 
哪位嘉宾你希望再采访一次?可能是后来你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每一位嘉宾!每次嘉宾走后我们都会说:“靠靠靠,刚才都忘记说这个事情了!”但是我们还能怎么办呢?谁叫我们没有采访大纲,嗑唠到哪里就是哪里呢?所以有时候我们会问到很好的问题,有时候会忘记问一些事情。不过我之前也提到了,有的嘉宾不希望谈到某些话题,下面有评论说,“你们怎么不问这件事?”有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嘉宾不想说哈哈。
 
你的理想嘉宾是谁?
巨石强森……哈哈!他那么大块头坐在Roge边上该多有趣!
 
你怎么看播客节目的现状?
我不知道,我听过的节目少。但是我可以说,都这个年代了,想做什么都可以,不用别人帮忙,靠自己就行。做视频开一个YouTube主页;录播客放到iTunes上;做音乐上传到Soundcloud,什么平台没有啊。
我是觉得随着播客、视频、音乐、甚至游戏直播等等的爆发,所有人都能借机发展。只要你的内容足够好,地理已经不是阻隔。


 
你留意YouTube和社交媒体的评论吗?你觉得负面的评论有价值吗,还是刷到就过去了?
大家的每一条评论我都会看,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我们的节目发展得越好,就有越多的无脑评论!当只有核心听众的时候,评论都是很正面很有价值的。但是现在,也不是说我们得到了很多差评,只是很多评论都没营养。人们轻易地操起键盘开始打字,哪怕他们没看过往期节目。“Chris总是播自己的节目,太自我了!”这一看就是没看过节目的,兄弟,这期前面还有70多期呢哈哈,太逗了。
 
在你的日常生活里,播客扮演着什么角色?
我不听播客。
 
你觉得你的节目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我自己很享受做这些面对面的采访,关于未来,我们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又有谁会坐到这个桌子上,我喜欢顺其自然,所以就顺其自然咯。除此之外,这个节目肯定要继续制作下去,只要人们还愿意听Nine Club,我们就会继续做。感谢每周固定收听收看的每一位观众,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

文:Berrics
译:小雯
来源:Berrics
原文地址:http://theberrics.com/pod-squad-nine-club-berrics-magazine/

来源: Berrics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