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滑板网

我们为什么滑板:来看看这三个把滑板带向世界角落的人

作者: 发表于: 2018-04-07 评论: 0 查看: 0



从Z-Boy踩着滑板在狗镇危险的街头畅滑之时起,滑板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几乎全世界的人们都已经接纳了滑板,认为滑板是表达自我的方式,对有些人来说,滑板还是融入当地社区的一种方式。
 
然而近几年,滑板得到了里程碑式的发展。如今滑板已经不是在家附近随便玩玩的小打小闹,它已经普遍被各国文化接受,而且2020年,滑板还会成为奥运会竞技项目。有了这样的认可和广泛的接受,滑板俨然成为了“通用护照”。
 
当然啦,世界上最优秀最著名的那些滑手们早就环游世界了,但是现在,每一个滑手都可以旅游,带上板子,世界上随便找一个角落,去发现同类吧。滑板的意义之一就是发现新地形,然后在那里留下自己征服过它的记号,还有什么比到处旅行更能实现这个意义呢?
 

图:滑手们向我们展示平时在电视上看不到的,约旦河西岸的另一面。
 
滑板圣地比如巴塞罗那、马赛、洛杉矶和旧金山吸引着无数的滑手,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滑手们向往的地方甚至可以让经验丰富的老背包客抓破脑袋去寻找地图。
 
滑板是一种很简单的语言——它有高潮和低谷,坚持和快乐,还有看到别人做出一个违背地心引力的动作时的愉快和震撼——这些是全世界通用的。


 
也许滑手们近几年的四海为家导致滑板变得越来越无私,因为滑手们可能会爱上当地,心甘情愿回馈当地。2007年,澳大利亚滑手Oliver Percovich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启动了一个非盈利项目Skateistan,这个项目针对年轻人——其中超过50%是女孩——教他们在安全的环境里滑板。现在,在柬埔寨和南非都开设了同样的项目。
 
和Percovich一样,Tom Caron-Delion也是从小就玩滑板。Tom生在伦敦长在伦敦,所以他非常幸运,天然地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滑板条件,然而Tom在一次去日本宣传Yardsale的巡回中患上了“旅行癖”。


 
那次旅行很短暂,所以Tom决定一年之后再去一次。再次回到那里的他发现,尽管有着语言障碍,东京的滑手们对他还是一贯的热情。Tom是一名优秀的摄影师,于是他开始拍摄这个城市夜晚的景色。躲开了白天匆匆忙忙的人海,他和滑手小伙伴们畅滑在东京街头。
 
“我去过越多地方,就越发觉得作为滑手就意味着与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人变成家人,”Caron-Delion在回忆滑板带给他免费搭车,免费住宿甚至免费吃饭的经历时如是说。
 


旅行同样改变了伦敦艺术家Gaurab Thakali的生活。Gaurab出生于尼泊尔,2006年,15岁的他搬去了伦敦,那时他板龄刚满1年。突然之间,Gaurab发现自己可以买到质量上乘的板面,他的城市里散布着大大小小的滑板地形——这对于来自加德满都的他来说简直泪流满面。
 





图:从上到下分别是:Gaurab Thakali,Tom Caron-Delion和Sirus Gahan。
 
几年之后,Gaurab在网络上发现了尼泊尔小滑手的视频,那年夏天他刚好计划回家乡看看,很自然地,他带上了他的滑板。当他回到家乡之后,立刻就感觉到了当地对滑板的热情,奈何条件很落后。Thakali说,“很显然,他们现在依然没有适合玩滑板的场地,也没地方买到能用的板子。”
 
又过了几年,他又回到了尼泊尔,此时他发现博卡拉附近建起了这个国家的第一个板场。这个板场是当地滑手和来此游玩的澳大利亚滑手共同建起来的。“我能感觉到当地的滑板氛围已经有了,”Thakali说,“但是他们需要帮助,因为板场已经很旧了。”
 
回到伦敦后,Gaurab找到了当地滑手Daryl Dominguez,这个滑手也去过那个板场。不久之后,他们发现对方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们想要帮助那个世界另一边,因着一个临时板场而刚刚兴起的滑板文化。Skate Nepal就在那次谈话中诞生了。
 
Skate Nepal开始为博卡拉板场筹钱,2017年,在其他滑板组织的帮助下,Gaurab和他的Skate Nepal建起了尼泊尔的第一个正式板场,板场里有弧面,扶手,还有新手友好的小道具。

“自从上次,两年前我去尼泊尔到现在,滑板氛围已经有了飞速的发展,”Thakali说,“滑手的数量大概翻了三倍,有些成年人也加入到了滑手的队伍中来,因为他们看到别人做动作觉得很炫酷很感兴趣。滑板和旅行是分不开的,作为滑手的我们总是在探索没玩过的地形。对Skate Nepal来说,虽然没发现新地形,但是我们遇到了一个有待振兴的滑板文化。”
 
“能够成为推广滑板的一股力量,为年轻滑手和尼泊尔当地滑手提供更多的机会,我感到很开心。”
 

图:日出时金色的东京,摄影:Tom Caron-Delion。
 
SkatePAL是另一家通过滑板帮助儿童的组织。澳大利亚摄影师/滑手Sirus Gahan在2014年的夏末去了特拉维夫(以色列),SkatePAL刚好在不太平的约旦河西岸建立了一个旨在教会孩子们如何安全可持续地玩滑板的项目,他们当时正好需要志愿者,Sirus便欣然前往。“我看到了SkatePAL的潜力,我发现那是一个见世界的机会,而且是去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地区。”
 
通过滑板,Sirus看到了电视上很难见到的特拉维夫的另一面。早上在街头巷尾享受新鲜沙拉三明治和鼠尾草茶的香气,下午Sirus和其他志愿者在少年宫教当地小孩滑板,他们在那里建了一个木制的mini-ramp和其他道具。“教只会阿拉伯语的小孩——我现在学会了三个单词——意味着很多指导都没有被正确理解。不过滑板是世界通用的语言,”Gahan笑说。
 
晚上,空气变得凉爽,Sirus和其他志愿者开始了对这座城市的探索,“我们会清扫满是灰尘的街道,寻找光滑一些的表面,还有大理石的障碍。”
 
“在那个地区,大家都躲着滑手的,他们还是普遍觉得我们讨厌,但是在约旦河西岸,我们总是能引来大概30-40个当地民众围观喝彩,他们是支持我们玩滑板的。当地人在镜头面前超开心,他们通常会给我们表演魔术或者跳舞,这些都放到了我旅行期间拍摄的影片中。”


 
当然了,约旦河西岸的政治局势依然不稳定,但是,通过去那里旅行,亲自去看一看,Sirus看见了这个城市没有被新闻摄像机展示出来的另一面。
 
“滑板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它带我去全世界旅行,给了我一个身体上,精神上和创意上的三重寄托。在我去过的所有地方中,巴勒斯坦无疑是最难忘的。”


 
“看到当地孩子踩着板子向前滑了几步露出的惊喜之情,我会回忆起自己第一次玩滑板时的激动心情。我所看到的一切都让我对巴勒斯坦年轻人充满了希望。”
 
反对滑板的人们可能要翻白眼了,但是当带着滑板环游世界时,一块小小的板子就成为了认识朋友,或者正确打开一座城市的钥匙,它确实能够带来这样神奇的效果。滑板对全世界人民生活的影响是不可否认的,对于一块小孩子的木头玩具来说,很荣幸了。

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