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滑板网

【滑板黑历史】Gonz & Hawk:究竟谁才是Stalefish动作发明者

作者: 发表于: 2018-04-19 评论: 0 查看: 0



友情提示:本文很长!非死忠板友勿入。
 
 这个故事很长,我就从头开始讲吧。6个月前,我为杂志例行采访了Mark Suciu。他讲述了自己从伤痛中恢复的过程,他信奉的法式哲学,他念大学的前前后后。偶然间他提到了和Gonz一起为adidas拍片的巡回中,Gonz对他说自己对于Tony Hawk不承认Gonz是第一个做出Stalefish的人这件事情感到很沮丧。作为一个合格的滑板界记者,我的职业操守让我记下了这件可以继续深挖的事情。
 
几周之后,我找到了Skin Philips还有Adidas队的几个队员,想知道Gonz是否有兴趣来说一说Stalefish这件事情。我问了Skin关于谁创造了Stalefish他的看法(Skin是TWS的前主编,深知滑板历史)。和我一样,Skin听到的官方的说法都是Tony Hawk是第一人,在1985年的瑞典Eurocana滑板营中首次做成(同年Tony创造了720这个动作),而且stale fish这个名字来源于滑板营午饭提供的有点变质的鲱鱼。然而当谈到这个动作的第一张照片时,他很确定地说是出自Grant Brittain之手的Gonz,这张照片是在1987年法国Bourges滑板营中拍摄的。
 
在做了一些基本的网上搜索之后,能得出的结论也就只有刚才我提到的这些了。大多数都认为Tony是第一人,还有很多人认为Mark推广了这个动作,而且给这个动作注入了“风格”,让它变得更受欢迎。Tony本人在ins上声称他是1985年做成这个动作的,而且名字来源于他瑞典滑板营的营友——Gonz可能在同一时期或者更早做出过这个动作。Hmmm,至于照片,Grant Brittain拍摄于Bourges的照片确实是被认可的——Grant本人也这样认为——那是第一个正式出版的Stalefish这个动作的照片。更神秘的是,Gonz的这张照片被放到了Tony Hawk自己的TWS“Beyond”栏目里——这个栏目专门介绍一些动作还有它们的演变。
 
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得知,第一个将手从后背抓到板的两脚中间的人到底是谁——60/70/80年代一定有人做出过这个动作——至少我们应该去探讨一下在官方承认的前提下,到底是Mark Gonzales还是Tony Hawk——这个TWS于2012年列出的“滑板史上30位最有影响力滑手”中排名第一和第二的两位——谁先做出了这个动作。还有,为什么两年之间都没有人拍过这个动作呢?我决定一探究竟。


 图:1987年夏天,Gonz在法国Bourges做出的极有风格的Stalefish。不管是不是第一,这张照片永远都是诠释这个动作的最优秀照片之一。TWS Dec. 87, Vol 5, No. 6.
 
 Gonz
令我惊讶的是Gonz几乎立刻就回复了我。首先声明,我在滑板杂志工作了16年,但对Mark的了解不多。亲眼见到他玩滑板也只有一次,是在零几年的时候Long Beach举办的ASR show上,当时Jaime Owens和我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Mark很随意地feeble grind一根没固定住的平杆,他一边呲,杆子一边侧滑,等到他下杆的时候,杆子已经斜了45度(问Jaime Owens要视频)。我是Gonz的粉,很想做好这件事。
 
还要说一下,不管这篇文章最后的结论是什么,也不管Animal Chin是不是在1932年去满洲国巡回的时候就做出过第一个Stalefish——对我来说最好的Stalefish永远都会是Gonz在他的视频Video Days(91年)中,在位于好莱坞的Hosoi的ramp上做出的这个极具风格的Stalefish。我话撂这了。
 
在和Skin还有Mark的妻子Tia通了几次邮件之后,Mark的名字终于出现在了我的手机屏幕上,那种感觉仿佛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是John Lennon或者耶稣,接电话的时候,我甚至能听见我的声音在颤抖,但是我在尽力表现出平常的样子。Mark非常有礼貌,还很活泼,而且直奔主题。
 
“这个Stalefish,是在法国Bourges滑板营做的,Joe Johnson当时也在,Kevin Staab,Gator,Chris Miller,J. Grant Brittain都在。我一直在和Lee Ralph还有几个朋友说,我看过Jeff Philips的frontside ollie照片之后一直不能忘怀(Swank拍摄,TWS1986年度照片)。”
 

图:就是这张Swank拍摄的Jeff Philips ollie的照片激发了Mark抓板做出Stalefish这个动作。TWS1986年度图片
 
Mark说他看到TWS的第一张年度照片,也就是Jeff Philips做frontside ollie这张照片的时候就产生了要抓板做Stalefish的想法。“他的手离板非常近,整个都是放下来的,我就想,要是你的手再往上一点点,就能抓住板了。于是在那次巡回,也就是87年Bourges的滑板营里,我就做成了这个动作。”
 
Mark清楚地记得Tony Hawk当时也在,但是他没抓住板面。“Tony的大拇指一直放不上去,所以他做出的都是手掌摸板。”至于Stalefish这个名字,Mark不确定是怎么来的,但是他觉得可能来源一个女孩,“她有点无趣(stale),所以她是stale fish。”
 
我可以确定,Mark说的绝对是他自己以为的实话。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他觉得可能成的动作,然后他去尝试过就成了。“我只是看到了Philips的照片,觉得这个动作可行,别的没想太多。”
 
当然了,我立刻意识到,这张给Mark灵感的Jeff Philips的照片(86)是在Tony做完这个动作,并在瑞典命名之后(85)一年的事情。我和Mark说起这一点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一切皆有可能呀。但他还是非常确定Tony在Bourges的时候就尝试过这个动作但是没成。我问他是不是Tony在瑞典先做了个大概样子,然后可能他两年后才在Bourges和Mark一起尝试了一次,Mark还是很确定地说那不可能。
 
“我不这样觉得,因为我记得我当时特意和他就这个动作讨论了一阵子,然后我说,‘既然你抓不住,那就用手掌摸一下吧。’就像Mike Vallely做他的backside空中动作那样,Vallely是用手掌摸到的。Tony到离开Bourges营的时候就做到那种程度,他还做成了他的padless 540。”
 
我问他街头的第一个Stalefish抓板是什么时候,Mark说那要更晚一些:“我在Vision Street Wear的广告中做了几个180动作。叫做“New Art”(Mark新板面的广告,TWS1988),我做了几个frontside 180 Stalefish。在街头做这个动作不太符合逻辑,因为你会转180度。除非你要飞过障碍,不然这个动作有点没道理。但那也是在我从Bourges回来之后的事情。”
 

图:Gonz的“New Art”Vision广告,早期街头的front 180 Stale。TWS 1988.
 
我对Mark说我接下来会找Tony,看看他是怎么说的,然后再回来找他。他让他女儿Gemma接了电话。Mark:“说‘peace’。(然后Gemma实际说的是“Mish”),那是她说peace的方式。”Mark说要是能和Tony聊聊这件事他会很开心,随时欢迎我告诉他最新进展。我挂掉了电话,感觉更困惑了。
 
Hawk
接下来我给Hawk打了电话。我觉得再一次因为动作争议给他打电话有点不太好,虽然这次我很友好。上次我给Tony打电话,是我第一次和他说话,我问他Tas Pappas在纪录片All This Mayhem中声称自己最先做了900这个动作的看法。我想可能作为Birdman(Tony的昵称),总是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吧。不管怎样,Tony还是比较乐观的,“我又偷别人动作了是吗哈哈。”至少Tony的幽默感很好。
 
我把事情从头给Tony讲了一遍,还说我已经和Mark聊过了,他听后立刻就说了正题。85年在瑞典的时候,Hawk说,“我觉得我当时应该还没做成这个动作,但是名字确实那个时候起的。说实话,在我做成之前不记得Gonz做成过。但是确实有可能我俩是同一时期做成的。”
 

图:Lance Mountain拍摄的经典照片,Tony在U池边的动作,摄于1985年瑞典营。TWS年度照片1986.
 
说到名字,Tony复述了我听到过的官方说法:“85年我在瑞典的时候做出了这个抓板,但是没有想好用什么名字来命名它。当时有一个英国人,我不会忘记的,他拿到了我整个滑板营期间都在写的日记,我也就是记一下每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他拿到之后就念出来了——没有我的允许,他用他浓厚的英国腔读出了‘Stale fish?那是什么?’当时这个词形容的是我的每天的午餐。”
 
Tony继续说:“他们会给我们一整罐鲱鱼,带刺的,还有米饭。当时我吃的都是麦当劳披萨什么的,就觉得这样的饭有点恶心,所以我就写下了‘带刺的鲱鱼(stale fish with many bones)’。这哥们,我得说出他的名字Mark Edwards(注:根据Martin Willners的回忆,当时营里有一个叫Mark Evans的人,但是Tony说不是他。可能是Mark或者Barry Abrook,我先多问几个人再回头解决这个疑问。)——他当时照了很多照片。他说,‘Stale fish?那是什么?那是你后手抓板的那个动作的名字?’然后我就想,好吧,这个动作就叫这个名字好了,毕竟我还没有起名。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故事。这个名字的由来肯定是这样没错。Gonz很有可能没看到我85年做成过,然后他做了。要是问具体的时间点,我肯定是85年在那个营里做成的,因为就在那一年我做成了720.”
 

图:可能是最早的成功的U池720。Brittain摄于Eurocana。TWS Feb. 1986. Vol. 3, No. 1.
 
我问Tony还有那本日记吗,他说没有了。但是他说Lance Mountain可以证明,Lance那一年也在瑞典,Grant Brittain也是。我对Tony说接下来会继续找他们俩了解一下情况。Tony说的瑞典滑板营的事情看起来挺靠谱,于是我转述了Bourges上用手掌摸板的故事。我问他记不记得和Mark Gonz讨论这个动作。“实话不记得了,要是这件事是真的,那应该是我在尝试做出他那种风格吧。”
 
我问他记不记得把Mark的那张有风格的版本的照片放到他的Beyond栏目里。“我有印象,但原因是我觉得他的动作很漂亮,为这个动作带来了更好的诠释。”他还肯定这张照片是和他的Mctwist 720同时期拍的,至少这块两人的说法是一致的。
 
我们聊得越多,我就越觉得Mark可能不知道Tony在85年就做出了这个抓板动作,而他自己的确是86年看了Philips的照片之后,87年在Bourges上做出来的——而当时Tony只是在尝试着做出Gonz那样夸张的动作风格罢了——而Mark误以为Tony之前没做成过这个动作。不过,我还需要进一步的确认,看看Tony说的瑞典发生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在他讲了几个80年代和Mark一起巡回欧洲的有趣的故事之后,我结束了和Tony的通话。
 

图:Mark和Tony在80年代的比赛场上,摄影Brittain。TWS Dec. 1988, Vol.6, No. 6.
 
“我还记得和Mark在巴黎的时候呢,我们都很年轻,很有自己的想法。我记得他带我去了一个特别日式的地方,刷的是Vision的钱。他当时有一张Vision提供的信用卡,我当时的反应是:‘天哪,Powell是绝对不会对我们这么好的。’Mark是个很有魅力的人,他很有性格,而且很有创意。但是他有点高冷,他有时候会莫名地消失,‘嘿Tony,我要去意大利了。’然后他就走了,但是他走都不带包的,就那样去意大利待了一周。”
 
Grant Brittain
接下来我给Grant Brittain打了电话,他既去了85年的瑞典营,又去了87年的Bourges营,而且拍下了著名的Mark的“第一个Stalefish”照片,他应该是解开整个谜团的关键人物了。借此机会我也要感谢Grant这几十年来给我们带来的精彩照片,如果没有诸如Grant,Bryce,Kanights,Stecyk,Sturt,Cassimus等诸位先驱摄影师,滑板的历史不会如此丰富清楚,所以谢谢你们的记录。
 

图:Grant拍摄的1987年Tony在法国Bourges做出的padless 540。TWS Feb. 1988. Vol. 6, No. 1.
 
Grant对自己两个营都记得很清楚,他确认了拍摄于87年夏天的Gonz的“Beyond”照片,然而在提到85年的瑞典时,他说不记得Tony尝试过。他说自己没有亲眼见到过这个抓板动作,虽然他拍摄了Tony做的第一个720转体,还拍摄了他吃真正的Stalefish鲱鱼的照片——也就是这个动作名字的由来。他不记得Tony做成了这个抓板动作,也没有照片能证明。“我当时的确在瑞典,但我不记得Tony做了这个动作。他一整个夏天都在那里,而我只待了大概一周。”我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但是还差一点点,怎么可能呢?我把希望放到了Lance身上。Tony已经给Lance发过短信了,所以Lance大概知道了我的意图。
 
Lance Mountain 
在短信和留言沟通了几个来回之后,Lance给我打了电话。“有什么意义呢?你做这个是为了什么?”这是Lance问的第一个问题,几乎就在我刚刚介绍完自己之后。我能感觉到他知道一些事情,但那时我只能祈祷一切都是一个误会。我越探寻它的真相,就越觉得它很可怕,我可能要把名人堂里的两位传奇之一变成一个“坏人”。我试着说服Lance我并不想搞事情,我不像TMZ那样八卦为了点击率,我只是单纯地想知道到底是谁最先做出了Stalefish,至少Tony和Gonz之间谁是第一个。
 
据Lance对瑞典的回忆,他说他和Grant一样,没有真正看到Tony做出这个动作。他记得Tony日记的事情,也能确定故事的真实性,但是他没有亲眼见到Tony做出了这个抓板。他说如果我真的想搞清楚,就去问问当时在场的人。他短信给我了一串联系方式。
 

图:Lance在1985年瑞典Eurocana的风格frontside,Brittain。TWS年度照片,1986.
 
Lance还说记得Gonz尝试过无数奇奇怪怪的招和抓板动作,所以不能否认Mark在85年或者那之前做成过的可能——哪怕Mark也不记得(在看到Jeff Philips的照片之前)。他说的最后一件事是他可以肯定Mark在他家的U池尝试backside做Stalefish,就在85年出发去瑞典的几周前。又是一个谜团呀。
 
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Lance身上,然而,这个案子看起来又走向了扑朔迷离的方向。现在我只能继续联系Martin Willners,Eurocana营的牵头人,也是83-85年的摄影师。天知道Martin过去这30年来都干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特别希望这段时间他继续做着80年代初他为斯堪的纳维亚的青年做的事情。如果Grant和Lance都没有见到过Tony做出Stalefish抓板,而且Gonz肯定Tony 87年没做出来这个动作,那我还是别继续追查下去了。
 
Martin Willners
Martin一天之后回复了我的邮件。他去挪威参加商业旅行了,但是他会在回到瑞典,也就是他家,之后浏览一下他的照片,看看能不能找到对我有帮助的证据。Martin在斯堪迪纳维亚地区运营着一家体育用品贸易杂志叫作Sportfack。如果Martin的回复没什么帮助的话,我的下一个联络对象就是Claus Grabke,如果他也不行,就找运营ins账号@skateputtis的人,如果还不行——就找一个叫做Francisco的西班牙分销商。我还是把希望寄托在Martin身上了的。
 
在我们第一次邮件交流之后的第四天,一封来自Willners的邮件出现在了我的收件箱,我的眼睛立刻就被附件图标吸引住了。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美的图片,点开附件,boom——完美的证据。年轻的Tony Hawk,和当天的天气一样明朗,图片是黑白的,他高高跃起在Eurocana的U池上方,图片不仅清楚地展示出了他的抓板,而且清楚地表现出了这个极具风格的stalefish,重点:backside!我的天哪!我不仅找到了目击者,还得到了图片作为证据。
 

图:有了!Tony Hawk做出的极具风格的backside Stalefish,这是属于这个动作的第一张照片。摄影:Martin Willners,1985年瑞典Eurocana营。
 
我立刻给Martin回信感谢他,而且表达了对backside的惊奇,然而故事走向了另一个迂回。我问Martin见证了这个动作有什么感想。他的反应是,这个动作从来没人做过?Willners解释说,“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儿,Tony做过太多奇奇怪怪的动作,我想他都没有意识到有些动作是新动作。”那张照片,现存的第一个Stalefish的照片,从来没有发表过。
 
Tony尝试过frontside做这个动作吗?“可能没有,我记不太清楚了,也没有照片证明。”他见证了这个动作命名的一幕吗?Martin回答说:“我倒是真的记得午餐是鱼,因为是我挑的。我知道滑手们不喜欢,大家都不爱吃,但是我也是很多年之后才听说Tony因为那个午饭把这个动作命名为Stalefish。”最后,我问Martin那个夏天还见过别人做这个动作吗,他说:“应该没有了,我的照片文件里没找到别人。除了这张1985年Tony的第一个backside Stalefish,第二张就是那个frontside的。”
 
Lance 2
这张来自Martin的照片证明了Tony真的在85年就做出了这个抓板动作。然而,既然它是backside,我开始觉得这一点应该是故事的关键——可能Tony在Mark做出frontside之前只做出过backside的,这就可以很好地解释了Bourges的谜团。
 

图:Gonz在澳大利亚做出的backside Stalefish。摄影:Walsh。TWS Oct. 1988, Vol. 6, No. 5.
 
我把这张照片给Lance发了过去,并感谢他为我联系Martin,他和我一样惊讶,“哇,就是这块板子,后来板子断了他换了Lester的。”Lance问过Tony当时板面的图案,确认了这张照片就是85年夏天拍的。很显然Tony在自己的板子断了之后用了Lester Sims的板面。所以,这个Stalefish比他以为的还要早一些发生。我对Lance讲了backside和frontside的想法,他有点怀疑。他说Tony应该还是frontside完成这个动作的第一人。而更有趣的是,他又重申了一次,他印象中看到过Gonz在那之前尝试backside。
 
Hawk 2
之后我又把Martin的照片发给了Tony,他的反应也是一半开心一半惊讶。“Backside?!?!太诡异了!”我们说好之后再找时间继续讨论这张照片,然后我提出了我对frontside和backside的疑惑。Tony说,“backside就有点奇怪了啊。我当时可能是觉得这个动作没什么特别的,所以就那么做出来了。即使Gonz同一时期也做出来了,即使他记错了——这个革命性的抓板动作感觉也那么牛逼。”
 
我问Tony有没有可能他在瑞典的时候只做出了backside的。和Lance一样,他比较肯定应该不是我说的那样。“我不这么觉得。但是一起切皆有可能嘛。只是frontside动作会更容易一些,所以我应该会先做frontside的动作,大家应该也都是先尝试frontside的,因为做起来自然。第一个Stalefish绝对是frontside的,只不过照片刚好是backside罢了。”
 
我们还讨论了一下他的720——自从前一年McGill在瑞典发明了540 Mctwist之后,滑板圈最具革命性的新动作——这个闪耀的720动作一定程度上掩盖了这个抓板动作的光芒。他还特意多说了几句瑞典那个U池的事情:“瑞典那个池是当时最大的U池,所以我们可以比平时飞的更高,这是最让人感到激动的,怎么抓的板无所谓。”
 

图:1988年TWS年度照片封面,Hawk的back Stale。摄影师:Brittain。加州Fallbrook。
 
声明一点,我又问了Tony一次,在他们去瑞典之前有没有见过Mark做这个动作。“我印象中没有做过,我记得他尝试这个动作好几年了。但是和Martin说的类似,当时空中的抓板动作几乎都比较随机,重要的是你能腾空多高,动作做得能多夸张舒展,所以说发明一个新的抓板动作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我复述了Lance说的可能在Mark去瑞典之前看到他尝试这个动作的事情。Tony说他记得曾经和Mark一起去Lance那里玩,但是不太记得Mark在那里尝试Stalefish了。但他也说:“很有可能他就是差不多和我同一时期搞明白这个动作的,因为他会尝试各种奇奇怪怪的抓板动作,还有各种夸张的动作变形。他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力,所以他可能是最早搞清楚这个动作的人。我不想说Mark说的不对,感觉不太好,如果他确实在我之前做了,在去瑞丹之前他就做成了,那太厉害了。我说的都是我知道的,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如果可以,我愿意说这个动作是Mark发明的,虽然他的时间线并不完美。”
 

图:到89年,Hawk依旧配得上“U池大师”的标签,发布了Stalefish 540. Airwalk的广告,TWS Oct. 1989.
 
Gonz 2
距离我最开始找到Mark已经过去2个月了。现在,办公室的同事都笑称我坐在贴满杂志的衣柜里,欣赏一顿30年前的鲱鱼午餐。太过分了。既然谜底已经解开了,无论怎样都接受吧。我把Tony这张从未公开发表过的backside Stale黑白照片给Mark发过去了。
 

图:2001年Skateboarder 9月的封面,Gonz的Stale。摄影:Morford。Vol. 11, No. 1.
 
为了让大脑暂时抛开这一切,我去滑板了。这一次,Mark又回复得非常快。在我开车到达Stoner广场还没下车的时候,一封新邮件就到了。Gonz不愧是传奇大将,他对此除了激动也再没别的意思了。“这张照片真是牛逼,Tony当年怎么没和我说他已经做出过这个动作了呢。好吧,Hawk赢了,虽然我还是不太相信这个名字的由来,不太相信当时瑞典的鱼是鲱鱼。”真好,我没想过他会是这种反应。没爱错你Mark. 
 
总结
距离那次采访Mark已经过去7个月了,我们也刚刚发表了Martin Willners的照片——据Martin说这是它的第一次公开发表——就在我们杂志的2016年5月刊,这篇7000字的长文也上传到网站上了。既然Mark和Gonz之间的争议已经解决了,我尝试着去寻找当年不小心命名了这个动作的英国营员。Martin找到一个叫Mark Evans的人,但是他说不是他。我还在等Mark Abrook和Claus Grabke(他俩当时都在场)的回应。也许随着故事的逐渐露出水面,越来越多的人会主动露面。
 
同时,Stalefish的起源还是和最开始一样没有找到最终的答案,Mark还是有可能在Tony之前做出来过的——虽然所有的证据有利于Tony,但是Gonz把Tony的创意在U池发展到了新的高度,还推广到了街头,这是毋庸置疑的。可以肯定的结论是:世界上第一个官方的Stalefish照片,已经不是1987年法国的那张了,而是1985年的这张。非常感谢Mark,Tony,Lance,Grant和Martin的配合。抓起板子做个Stalefish吧,大家。







文:Mackenzie Eisenhour
译:小雯
来源:TWS
原文地址:https://skateboarding.transworld.net/photos/gonz-hawk-the-origins-of-the-stalefish/?sm_id=organic_fb_social_SKTBD_180415_sf186664595#sf186664595

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