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滑板网

滑板不再是歪门邪道,走进奥运是全球滑手取得的胜利!

作者: 发表于: 2018-04-28 评论: 0 查看: 0



板场,这个曾被视为危险区域的地方,如今已如雨后春笋般遍布世界各地。今天,一起来了解一下这个即将开展第一届奥运比赛的项目——滑板。

1995年7月,艺术家Maura Sheehan在Brooklyn桥靠近布鲁克林一侧的桥桩处放置了一个雕塑,那是一个U池。在9·11事件之前,Sheehan便注意到许多滑手左摇右晃地的穿过大街小巷,那之后她对滑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曾经的那些大街小巷大部分仍然欢迎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滑手作为一个团体,发展的力量真的很强大”,她这样评价她遇到的那群潇洒的滑手,“滑板增进了大家的相互沟通和相互影响。”

这个被藏起来的作品——一个U池,是她通过一帮来自加州几乎横穿了整个国家的一群 “牛仔”滑手发现的,这个团体每到一处就会吸引一拨人,被吸引的可不止有滑手。Sheehan回忆到,他们也吸引了一些爱冒险的人和只看不滑的人。“一群滑手就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有机体,”她说。



Steve Rodriguez是一位46岁的职业滑手,也是5boro板面公司的老板。1995年,Sheehan那个U池雕塑的建成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十多年后,在桥的曼哈顿一侧,为了能够保留当时滑手们钟爱的地形——Brooklyn Banks,他帮忙组织了一个滑板团体。最后,这座城市终于承诺会那里建起一个像样的板场。

现在的滑板不再是歪门邪道。经历了那个征占街道、人行道、停车场、公共雕塑区的不被承认的时代,历尽千辛万苦的滑手们终于被主流文化看到了。现在,在纽约乃至美国,甚至全世界,板场都如雨后春笋般在增加,而随着滑板进奥运,现在这种程度仅仅是个开始。

“奥运会带动了很多民用设施的资金投入,所以我们将会看到世界各地兴建板场和滑板设施的繁荣景象,”国际滑板协会公司执行董事Thomas Barker说道。

Rodriguez发现,民众的努力可以改变百姓与当地政府的关系。现在的他与控制着纽约所有桥下土地的政府运输部门和公园部门打交道,争取更多建造板场的机会,而这些不知不觉多起来的板场,也成为了现代城市独特的景观。
“滑板对我来说始终是个社交行为”,Rodriguez说,“现在更是了,因为这些板场就是社交场地。”



9月份,在Harlem(纽约的黑人住宅区)的Thomas Jefferson公园会新建一个板场。在Bronx,预计2019年年初可以看到Williamsbridge Oval板场的落成。Rodriguez前阵子在为一个临近Kosciuszko桥的板场做设计,这个板场现在正在施工中。而在这之前,2016年,布鲁克林市中心建成了Golconda板场,同年,在Bushwick建成了Cooper 板场。

在LA,万众期待的Stoner板于2010年正式启用,而且设计上参考了当地之前的地形。2013年,建筑师Anthony Bracali和费城的滑手们合作建成了占地2.5英亩的Paine板场。在过去的十年里,西雅图板场咨询委员会一直在促进这座城市板场的建设,他们宣称西雅图的29000多名滑手需要专门的场地。今天,这座城市俨然变成了板场之城,除了板场,还有许多滑板地形和私人做的小道具,它们星罗棋布地撒在城市的各个角落。

Tony Hawk 基金是整个美国板场的主要合作伙伴,他们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美约有3500个板场——却依然是需求量的三分之一。

“我们希望有一天每个社区都有一个板场,这样板场就会变成一个社区的标志,”基金的项目经理Peter Whitley说。
要不是现在这个时代,还真的不能指望政府官员们为我们建板场,Whitley说,那些强烈反对在自己住处附近设立任何有危险性的事物的人曾严重阻碍着滑板的发展。

那些已经老去的60后和70后们,他们一路看着滑板文化的发展。从Bart Simpson在《辛普森一家》的开场动画中玩的那个滑板,到Tony Hawk`s Pro Skater这款成功的系列游戏里面的滑板,发展到今天,滑板已经不会再让人敬而远之了。80年代末的滑板朋克曾经火过。在MV里,在电影中,滑板文化正潜移默化地走进大众的视野。现在大街上每个人都穿着Vans的滑板鞋。

“新一代人需要时间适应这种新文化,”Whitley说,“我们40后50后,就是和滑板一起成长的,滑板是我们那一代人的文化印记,所以我们对待滑板文化没有这一代人的敌意或者怀疑。”



尽管滑板逐渐被大家承认,建板场还是会遇到很多阻碍。Whitley指出政府预算短缺是其中最大的原因之一。还有一点,Rodriguez悲哀地说,许多板场没有考虑大多数滑手的水平,或是没有考虑板场的外观设计问题。他说,Thomas Jefferson板场的那些零散道具早已经被遗忘。“这帮孩子等板场等了多久?然而他们等到的就是这个。”Rodriguez说。

毫无疑问,好的板场有着奇特的吸引力。他们可不像政府建造的那些东西,好的板场有着角度合适的斜坡和优美的碗池,就真的像雕塑一样。

当然啦这些“雕塑”是活的。走过任何一个板场,你都会看到年轻的滑手从一个道具滑向另一个道具。Ins上出现了越来越多拍摄于板场的视频,这个时代使得每个滑手都可以发布自己的滑板视频,于是在板场你总会看到用手机相互录像的滑手们。

Theodore Barrow是哈德逊河博物馆的助理馆长,他运营着一个ins账户@feedback_ts,里面发表了很多他对板场视频的点评。Barrow 90年代就成为了一名滑手,他的评价往往尖酸刻薄——俨然一位无情的兄长。

“我很old school,所以我觉得在板场拍视频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我是在这种‘人设’下发表我的评价的。”他在一封邮件里写道,“所以这种对板场视频近乎是语言暴力的评论,本质只是玩笑”。

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些喜欢挑战的滑手都看不上板场,他们喜欢非法地浪在街头的各种地形。让他们拍摄板场视频简直就是让他们穿运动服滑板,还不如让他们去死。“板场就是那样一个可以正当地去做危险的事情的地方,至少它合法,”Barrow说。

但是似乎现如今的滑手并不排斥去板场玩,虽然这确实意味着在街上玩的人少了,有可能是板场更利于他们炫耀自己的水平。

Barrow说,滑板越来越具观赏性。由于社交媒体直接去掉了地理上的阻隔,这些形形色色的板场就显示出了现代社会的活力一面。“随着板场越来越多,滑板成为了一道景观——滑板动作引人入胜,板场修得也非常时尚,”Barrow写道。



伦敦大学学院建筑与城市文化的教授Iain Borden在2000年写了一本叫《滑板,空间,和城市》(Skateboarding, Space, and the City)的书。他也注意到了板场数量不断增加这个社会现象。“那是社交的地方,”他说,“你甚至可以说那不属于体育设施,那是一个可以玩滑板、BMX、滑板车和轮滑的社交地点。”

他回想起伦敦南部一处板场建成的第一天:不同种族不同取向的人们全都来了,那里仿佛一个理想主义的广场。“你就单单的看着它,就会感慨,‘天啊这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太美好了!’”Borden说,“而且每个人之间都有交流,并不像在购物街那样虽然人很多但彼此只是擦肩而过。”

一个反常温暖的三月的下午,Zelda Santiago——兼职模特,在Georgia长大,今年26岁—在下东城的Coleman 板场畅滑。这个板场2011年在Rodriguez和Nike的帮助下得以重新装修。Rodriguez说,好的板场,应该让滑手们可以畅滑所有道具而不必停顿,每个道具的摆放都应该有逻辑性,同时又要有趣,道具之间的距离不能太近。

一名摄影师坐在长椅上正在拍Santiago,只见他从一个斜坡飞到墙面的金属板上,然后再回到斜坡——滑手们管这个动作叫wallride。有着一头黑色卷发的Santiago,穿着宽松的灯芯绒裤子和意大利平底鞋,这身打扮看起来像是要去礼拜,我的意思是他看起来很帅。

“滑板让很多孩子远离了麻烦,”当他谈及城市里到处存在的板场时说,“如果板场离得很近,孩子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去玩滑板,而不是去干一些会让他们进监狱的坏事。”

板场的确有潜在的改善社区氛围的作用。俄勒冈州Burnside桥下的一块地方曾是非法活动的温床,直到90年代初期,滑手们在这里建起了混凝土弧面,这个城市也渐渐繁荣起来。

如今,那个地方已经成了著名的Burnside板场,也是那个区域中产阶级化浪潮的中心。“如同艺术家们接管废弃的仓库并赋予它们创造性和时尚感,”Borden说,“板场和滑板给城市带来了生机与活力。”



板场的改造滑手最有发言权。以社会氛围自由的哥本哈根为例,那里的官员在建广场的时候特意寻求了滑手的建议,板场在公共空间的处理问题上是很强势的一个选项。最开始只是几个滑手用混凝土和废木头DIY板场,现在已经发展到整个城市就是一个巨大的板场了,想滑哪里滑哪里。

CPH Open——这个一年一度的滑板比赛,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滑手到哥本哈根的街头滑板。这个比赛是在当地政府支持下,由当地滑手组成的委员会所做的项目。Simon Strange——市议会左倾的社会民主党成员之一,积极推动政府为这项赛事提供资金。

最近,在尼日利亚的Lagos, 一群机智的年轻人为了一个持续一天的赛事在维多利亚岛上建了个U池;摩洛哥当地委员会和非营利组织Make Skate Life合作建造了一个混凝土板。辉诎⒏缓沟目Σ级,非政府组织Skateistan扩建了原来的板场,使得更多的女孩可以学滑板;在肯尼亚的Shangillia,在非营利组织Skate Aid的帮助下,东非首个板场落成了;在韩国, Borden说,那些对成年人言听计从的年轻人现在基本都是围绕着板场生活,有时他们还在那里做饭吃。

但是除此之外,这个板场已经被当权者接受的时代,有什么深刻的变化呢?

“滑板交给人们的那些东西,与新自由主义社会对市民输出的信仰、坚强、自信和独立的价值观,是一样
、的,”Borden说,“也有一种观点是说滑板和板场就是新自由主义的摇篮。”说不定真是呢!

文:New York Times
译:小雯
原文地址:https://www.nytimes.com/2018/04/07/style/skateparks-around-the-world.html

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