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滑板网

滑板动物

作者: 《Whatsup》滑板杂志18期 发表于: 2011-05-25 评论: 0 查看: 0



很多年以后的今天,当我再度回想起当年在图书馆不厌其烦的翻阅各类杂志搜寻有关滑板的只言片语时的景象,我才意识到我所寻求的只是一份证明,一份关于身份的证明!
尽管到目前为止我仍未找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但是一直以来我都有一种身份感,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尽管我很平凡,但是我与其他平凡的人不同,我想这种感觉是滑板赋予的,然而我始终都无法为这种身份找到一个准确的定义——滑手?滑板爱好者?似乎都不够准确,所以绝大多数时候我都称呼自己为“玩板的”。

我是一玩板的,如果必要的话,我通常都这样介绍自己,偶尔我会补充性的加以解释“玩滑板”,我玩了6、7年板,也可能是5年或者8年,谁知道呢,自打玩板那天开始我就变得不擅长记忆了,脑中不断闪现的都是将来时——明天,新的动作和新的场地。

但是我仍然清楚的记得第一次接触滑板时的感受,就像你与某个女孩邂逅的瞬间,你完全不了解她,不清楚她的过去也无法预知她的未来,但是那一刻你会想要和她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滑板就像这个女孩一样,而且更加值得庆幸的是,滑板永远不会拒绝你。

那一刻之后我的生活就开始悄然改变,一点一点的,一眨眼就过去很多年,一眨眼我就仿佛成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生命。于是我开始从记忆中翻找那一个个改变我生活的微妙的瞬间。


从某一天开始,与人群擦肩而过的距离变得那么遥远,遥远的如同我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眼前熟悉的面孔让我感到陌生。我开始觉得孤独,但却有一种幸福感自心底油然而生。站在地铁里,我腰间飘舞的鞋带会让对面安坐的白领美女露出窃笑;在公交车上,我右脚那只严重磨损的板鞋常会招来鄙夷的眼神,每每置身这般境地,我总会暗暗的感叹,不了解滑板文化多么可怕。

从某一天开始,离地10厘米的高度让我感到舒适,以每秒2米的速度穿行在车来人往的街道上我才能体会什么叫“自由”。我开始厌恶每一个阴雨天,期待每一个明天都阳光明媚。曾经转动的世界已然成为如今在我脚下滚动的地球,而我也渐渐开始能够感觉出它的硬度。还有一度如迷宫般复杂的城市开始变得易于辨识,每一寸空间都经由全新的法则丈量得出。曾经冰冷的阶梯、斜台、扶手构建出一种全新的艺术形态和游戏规则。而这一切就像沉睡在我体内的本能,一夜之间统统被唤醒。我开始变得敏感,每一次游走穿行于城市之中的经历都是一次探索发现之旅,路边街角的建筑宛如一幅幅三维立体图画,其中的奥秘都会在我驻足停留之时落入我的眼中。紧接着我开始肆意幻想,想象自己踩着滑板在这些秘密的道具上完美的作出任何我喜欢和想做的动作,仅仅几分钟我就可以虚构出一部完美的滑板影片,然后像一个满世界tour的pro一样,为了前往下一处spot而依依不舍的离开。

日复一日我开始迷恋这种搜寻和幻想的体验,直到某一天,我路过一处广场,面前那些几近完美的秘密道具禁不住再一次让我陷入幻想,猛然间,我惊奇的发现那些扶手和花坛边缘上厚而黑的蜡痕,毫无疑问这里曾有滑手出没,我想或许我已经不该再称他们为“滑手”了,因为我已经为他们找到了一个更为贴切的称呼。动物们靠遗留气味来圈占领地,而我们则用打蜡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划分属于我们的,属于滑板的地盘,原来我们就是一群游走在城市中的动物。

我的滑板技术不好,没有赞助,长的也不帅,但可以确信的是,从今以后,无论是在地铁中不经意的一瞥,街头的擦身而过还是在某个spot不期而遇,你都可以在第一时间认出我,就像我能一眼认出你们一样,不需要语言,不需要手势,甚至不需要表情,我们就可以在心里默默念出对方的名字,那个属于我们共同的名字——滑板动物!

来源: 《Whatsup》滑板杂志18期
上一篇 下一篇